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2-03-16 最想念的你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念成了一种习惯。   这使我每一次仰望天穹时,都自然而然的想起在天国的你和你那未见世的孩子。   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三岁,你二十五岁。你跑过来又亲我又抱我,看着我,嘴里直打滚着:“像,简直太像了。”我那时却不明不白的瞪着大眼。”   从那天以后,我就一直在你的陪伴下成为一名被你乔装后的“男孩”。   你很漂亮,飘逸的头发下,让那顺滑的刘海办着着那双水汪汪的双眸。我可记得你每一次说话时,我都会“津津有味的”盯着你的樱桃小嘴。所以你每一次都在我睡梦中扮演仙女的角色。   我和你相处五年,这五年里,有你的地方,有我的快乐。   还记得那次钓鱼,我偷吃鱼饵的事吗?当被发掘后,是你第一个抱着我往医院跑,当时你满额汗水,而我却“扑哧”一笑你那红得像猴子屁股般的脸。   再往前想想,是谁宁愿躲在厕所,也不愿意为我拔牙的呢?是你,你当时是真的怕了,见着我嘴上的血,两腿直斗,像厕所里冲去。现在回想起来,你还真的很可爱。   但你也有认真的时候,例如我经常发脾气,你却硬要说一些我不大明白的话:“小时候,你把发脾气,你就和他一模一样。”之类的。每一次我哭时,你又说:“不许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小时候,你爸可没哭过,所以呢,你不可以落你把的脸。”我涨红的脸吐出了几个字:“我不是男儿,是女儿哦!”结果,逗得满屋子的人哈哈大笑。   你说要认我做女儿,那年我八岁,你三十。过没两天,你就转工北上工作,你忘了跟我说生日快乐,结果我整整哭了一夜。第二天你又坐长途汽车回来,买了些大大小小的了礼物给我。   后来。你就很少来看我了,但我每次看到你。都有一种很想哭的感觉,却又无从哭起。反正见你没事,心里就踏实。   有一次你来看我,发现我个子长高了,越来越有女孩子“风范”。但却又不肯我留长发。“为什么?”你却又不说。我感到有些莫名奇妙。   再有一次,我是真的记得很清楚了。那一次,你与家人闲聊,父亲问你是不是应该考虑结婚的事了,而你却一笑置之,忙说“快啦,哥。”   结果,半夜起来发现你偷偷的在哭泣,傻傻的对我笑着擦着那双红肿的眼睛。并且把唯一藏在心里的秘密告诉了我,你说这秘密是我俩的约定,他将葬在你我心中。除非你和我,两人之间与一个离开这个世界,才能把它讲出来。你是不愿意把伤心带走,这我是知道的。   在后来的两个月里,你陆续拍拖、结婚。当时我可被你的这一举动而感到欣慰了,尽管你不爱你的男人。   在我上初中的那一年,你走的很平静,他们说当时你已怀上你的孩子。而你却永远都不知道。 我会永远记住那个非典,你的离开。那年我十五岁,你三十七岁。 我坐在大海的旁边,把你唯一的遗物(你的秘密)尽诉了给大海。那个时候,我告诉大海: 有一个女孩子,从小爱上她青梅竹马的表哥,可惜在他表哥娶了另一个女人前,也不曾告诉过他,她喜欢他。是她没勇气,还是不愿打破着美满的家庭呢?当他见到她的女儿,却喜欢死死地盯着她,她不愿承认她是个女孩。她喜欢女孩,把原本给表哥的爱送给了女孩。她的傻让女孩佩服的很,她居然对她的情敌——女孩的母亲,比对自己还要好。   当表哥问她是否结婚生子时,她却背着良心说‘快了,哥。’待到晚上,死死地抱着女孩在哭。后来又在匆忙中结了婚。”   那个她,就是秘密中的主角——你。我好想念你。虽然你不在来看我了,但我依然会梦到你。   不幸的人总比幸运的人更经得起磨难,所以我还是静静的坐在石阶上,想念着你,看天空一朵白云。    这是我高中最骄傲的一次写作,因为让我听到一句最感动的话。“菲怡,老师读你作文时,都是一种享受。”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