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3-09-24 脆弱啊!不能讲……
          2013年,我23岁,是有多大的年纪。           即将来临的是我的第3份工作,我为我即将升华的工龄深深的敬上一杯白开。又是如此,坐在电脑前面发呆、听着不入耳的歌曲,我到底是在干嘛?心里已经有个答案,就是等待1点的来临去吃饭然后去面试。多好的安排啊,我想这是正确的流程,可是胃一直在抗议!唉,抗议也没用,我就是那么执着不喂饱你。           说说昨晚的噩梦吧,梦里面没有巴国的世外景田,只有一片糜烂,这不属于巴国。这只是个噩梦,硬生生的把我给惊醒,撕破我的神经。梦里对我好的人背叛我,还会回头对我微笑,笑啥?笑你妹啊。当我回到我的居住地,大家都和往常一样开店营业,大晚上,生意兴隆,我应该去帮忙,可是一到门口怎么只有我们这一间灯亮着,其他的都是漆黑一片,我跑出来了,房子就倒塌了。然后我在街角碰到一个男生,他和说我,那间店人都死光了,你看到的只是幻想,然后他就指着我后面。我好怕好怕在挣扎回不回头。他说他来了,我不敢动,拿手上的报纸挡住,然后我就感受到有人贴着我的脸,我好怕好怕,我能感受到还有点温度,好怕好怕……这不是真的,然后我就逼自己醒来了。好多次做噩梦都要逼自己醒来,我真没用。多久没做恶梦了,最怕的是醒来后一个人,我怕一个人,从小到大,我没有一个人睡过,我害怕。我害怕这样的夜晚醒来后睡不着,然后在被子里湿了头发。然后在这个早上睡到11点。          待续……(吃饭去)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