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2-03-16 表姐给我一条富有魔法传说的手链,依次感想……
狂妄与我 我是一个乞丐。我很冷,荒凉无人的大街上,我蹲在角落里,落魄的连月亮也不给我一个影子。所剩无几,就只剩下我单薄身子里的一颗心,和一堆大脑细胞在做梦。   我总是会在想,我拥有无限大的魔力。可以用眼神杀死一个人,可以用鼻息声换取我想要的东西。总之,我是上帝的弃婴,丢弃在这无情的世间里,我只有做个佼佼者,正确的说,是精神上的佼佼者。  我又是一个幻想狂,我可以把一个好人幻想成一个活生生的越狱死囚犯,我从来无需向某个我脑海里的主角say sorry,因为我知道,这是一种真正的自由,就连法官也无法从我口中得知我脑海里的东西。为了可以拥有这一切狂妄的魔法,我决定我即将成为世间上的主宰者,即便是精神上的也OK。  为了实现我这个“伟大”的狂妄。巫师送了条雪白的水晶链给我。我很轻蔑,而巫师却说“此链非彼链。好好珍惜,里面的巨大魔力只有有心者才能开启。开启后,它就会肆意得去吸取别人的能量,甚至吸完他们的全部。保重!”我的态度一改以前,我无法断知巫师里的真正含义。我唯有告诉自己,不去试试,后果无趣!  得到这条雪白的水晶链后,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狂妄。我吸了吸鼻子,下定决心要把狂妄给开启。这就是我和狂妄的开始,我戴着他,一路上得到了很多,失去了更多。我想我到死也不会知道,我的脑海已经死死地给狂妄给牵住了,甚至迷失了自己。而狂妄才是真正的主宰者。 (一)  我看着我的狂妄,想想我以后的伟大宏图。我窃笑几声,把狂妄死死地揣在怀里。从那个这一刻起,我开始对狂妄注入我的思想,疯狂的把狂妄带进我的精神世界。我要开启狂妄,建筑我另一个崭新的世界。我的心第一次有了像海洋一样大的容量,可惜这大度却建立在狂妄之下。对的,我有无限大的憧憬,即使事实不摆在眼前,我也可以那样的制造气氛。感觉感觉就觉得很美好。对的,就因为有了狂妄!以前很小气,发现有了狂妄,一切都能忍下去。 (二) 我对狂妄说,我很妒忌那些抢在我前面完成任务的人。我不是没有能力,只是我嫌他完成的比我早。没错,这也叫妒忌。狂妄没有表态,乖乖的躺在我的掌心上。接着我把我的狂妄狠狠的摔在床上,狂妄就这么的躺着,仿佛在讥讽着我的落魄。我下了个决定,赶在天亮前把我的这份落魄解决掉。我在想,我的狂妄什么时候才能开启成为真正的狂妄啊!想着想着,我又做了一个决定,我不仅在天亮以前把我的落魄解决掉,而且我还要找回我的傲气。于是我在我无限大的大脑里,走进了我的精神彼岸。我在精神里,一直在上演不同的戏,而狂妄则认为我在演独角戏,说我入戏太深,看不到自己更是把自己弄丢了。 我在演戏吗?我觉得我就是我,人生如戏嘛!我只不过在命令我的仆人把已经完成的工作重复N次上演罢了,而且我觉得我的傲气又回来了。我想,不到天亮,我又是一个胜利者。  (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发现其实我也很孤独。呵呵……我会自嘲。这,我这是在干嘛?我的狂妄就是驱除我孤独的天使啊!他吸走一切我想要的,只要我想,我的狂妄就能帮我实现。我还需要什么?只需等待狂妄的苏醒给我带来我想要的一切。狂妄……,我每天对自己说三遍。“狂妄、狂妄、狂妄。”狂妄搐了一下,就一下,仿佛明白了。原来狂妄自己的沉睡,带给我是无尽的孤独。呵呵,我来不及喜悦,我怎么会忘了呢,狂妄是我唯一的亲人啊!狂妄的这一抽搐是在提示我它既将要诞生这一消息吗?嗯,我一如既往的期待着…… (四)  看到太阳的那一瞬间,我把自己梳洗的干干净净,等待狂妄的出世。我的内心有股喜悦,那不是一种即为人母的喜悦,而是感激,感激我的狂妄诞生在我精神世界快要崩溃的时候。我等不及了,也许是我内心的呐喊给狂妄听见了。高高的,我像捧着个刚见世的婴儿,把狂妄高高的捧在我的掌心里。狂妄身体是由一粒粒类似雪白状的珠子串成的一条链,诞生后的他仍是活在珠子里,几十个珠子一连,威力盛大。他的光芒随着我的思想而发散,随波逐流。“狂妄,你终于见到我了。我终于能感受到你的温度。以后,我是你的主人,你的亲人,你的一切。” (五)  我没有亲人,更没有家。狂妄就成了我的第一位亲人,我疼惜着他,因为他就是我的家人,正确的说他是我主宰世人的工具。我很快乐终于拥有了他,于此,我正开始着我的新旅程,我的狂妄计划——终极主宰者。  我自认很聪明,我没有像一般肤浅的人类,会愚蠢的去抢个国王来当。这简直就是没事找茬,那可不是我要的胜利。我要我的狂妄主宰这是人的精神生活。让给我主宰后的精神生活活生生的吞灭那庸知的物质生活。于是,我想了又想,最终确立了我的第一个目的地——教堂。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孤独、无助的人类才会想起信奉。我想我的狂妄会很崇拜我,因为我得到狂妄后第一件事,就是改造这群孤独无助的信奉者。我也想通过他真正的开启我的狂妄。我要吸走他们的孤独、无助。我会因此得到我最想要的,追捧。到时,我会被世人认为,我是最伟大的。                                    (六)  离开教堂,在阳光下我露出了久违的牙齿,我借着教堂里传来的钟声,我弄懂了一件事后。也就是我的狂妄已经成功的吸走这些人类庸知的精神。我很满足狂妄带给我的这一阵快感,于是乎在大大喂饱狂妄之后,我重重的请自己吃了一起高消费的午饭。  离开饭馆后,我好期待有人…… (七)   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人活在世界上总是那么的痛苦,为什么或者总觉得很累。那到底活还是不活好啊?监视一个情人,是痛苦的。如果看着你的情人抱着别人,那么,那个时候的你,心里还是痛苦的吗?我想,是比痛苦还要痛苦的事情。我想着想着,我有点想用狂妄把他俩毒死的冲动。但我知道,这种冲动是要付出代价的,精神上会过一辈子的监狱之苦。我看着我的情人,又爱又恨,我终于知道这世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选择自杀,是因为自己活着很痛苦,情人们很逍遥。我们大度不了,只能死去,眼不见为净。不过我不会,因为我有我的狂妄。我会用我的狂妄,分开他俩,已达到我要的目的。或许之后,他会回到我身边;或许之后,他谁也不会去。 (八) “哈哈哈……”我的情人回来了,我得到了他。他说为了我可以牺牲自己不去讨好除我之外任何一个人。我以为我会用很愉快的心情把他的话听完,可我越听越懊恼,我不要情人的这种莫名其妙的讨好。就像得到躯壳后发现早已丢了灵魂一样。你还要硬生生的掰开他的嘴和你亲吻,感受一样样。我问狂妄,我应该释怀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吗?可一早映在我脑海中的,只有一种肯定的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恨,凭什么我最爱的人,为了我们的情,可以去掩饰自己的滥交。                                                                                                                                                                        没人喜欢,不待续……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