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09-06-14 最后一次为你广播
石头的孩子(Hz):     谁的眼泪在飞,是我的。   高中,末了,欲哭无泪的我也学着流下了眼泪。我流泪,好让你记住我。封尘已久你的影子,是该放了。放了,至少知道你现在是幸福的。 离开校园,也离开你。文字,是我唯一能带走的行李。有了它,就可以在我失意的时候得以呼吸。有好多话,一直没有对你说。想跟你说:“白云是不会空洞的,当你的心是空洞的,你便会主观的认定云是空洞的了”。你在听吗?这可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的留言啊。即使现在她在你身边,也请你停下脚步,听下去,好吗?  我知道你愿意,因为曾经的我,对你很重要。因为你,我学会了珍惜;因为你,我学会了放弃。同时你也错了,因为罪人始终是罪人,潘多拉的盒子再也不会被打开。希望破灭,罪人就沦为千古罪人了。是啊,我终究还是逃不过失意。这段日子习惯了没有你,便习惯上了失意,失意成了一种本能,一种可以不被重视的任性。慢慢的,我便爱上了随心所欲。  夜里你曾经给我描述的梦境,真的,真的在我梦里出现过,我还能看到那花地,水域,还有那不沉的石头船。我踏着我们的文字,一路上,我只想流泪。这一旅行很孤单,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在那个地方,我选择了失意。渐渐地,连你的轮廓也模糊了。 世间总太荒凉,我只想幸福,看着你牵她的手,我知不觉,我就觉得好幸福。祝福你,只因曾经恋过你。 女孩一直相信,男孩没有欺骗女孩。男孩有苦衷,女孩会理解,最后一次对你说:“再见了,我的第一位蓝颜知己。” 巴国的孩子 注:送出一首刘若英的《很爱很爱你》。 歌,正是庆祝我涅槃重生。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