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法蒂瑪之書

12月 4日的日記
茉莉還是每天每天都會提起前男友跟他的朋友, 看來他無論如何都放不下,還是每天保持跟他的聯絡,無論是whatsapp或FB,他全都掌握得好好的. 茉莉一直在威脅他, 因為他哥哥認識rajasthan邦的管理者, 他威脅他總有一天要把他抓起來. 這些貧窮愚笨的人非常害怕, 他們告訴茉莉說, 一切都是我的錯, 是我主動靠近他,是我主動邀請他們一起出去玩, 是我自己要自掏腰包讓他們跟我一起旅行. 想想真可笑. 曾經以為是很真摯的情感, 被現實狠狠的擊碎了. 這是我的夢魘, 不管他們說了什麼,茉莉始終都會被影響,我知道他一直在忍耐,因為如論如何我們都已經做了nikah,是夫妻,但每天我都過得提心吊膽,不知道今天他們又跟茉莉說了什麼,只要茉莉特別早起,或半夜醒來回我訊息, 或是說他今天很累,想早點回家,或是頭痛,想早點睡了, 這些全都是茉莉心理上被他們影響的徵兆,正確率99%. 然後我需要一直問一直問,茉莉也期待我一直問,他才可以全部發洩出來,告訴我他們說了什麼, 我以前是多壞的女孩, 每天他都會說我是bad girl, 不斷不斷的說, 聽在耳裡刺在心裡,但我也無可奈何, 我要是生氣了, 接下來就是大吵, 他又要說我害他頭痛失眠, 又要說他想離開,或是不想跟我說話. 我只能忍氣吞聲, 半夜哭到喘不過氣來,痛徹心扉. 隔天他心情好了, 一切就又都回歸正常. 這是一個很可怕的循環, 這就是我的地獄. 如果哪一天我受不了, 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希望這些日記,可以讓愛我的人了解原因. 想想真有趣,我是一個台灣人,原本有自己的自由,宗教信仰跟興趣喜好,有很多朋友. 但自從跟茉莉相愛以後,我變成了一個罪人,我的過去對茉莉以及他的族人來說是極深的罪惡,我刪除了所有的照片,朋友,回憶, 甚至不敢再多發照片到社群網站. 但這些過去依然被他緊緊的抓在手上,時不時的被他提起, 被他拿來羞辱我中傷我, 無論是婚前婚後他都把我的每個社群軟體都hack了一遍, 連我前男友的IG FB 也都hack, 即便我的過去對他來說是如此的不堪,而他卻依然接納了我,為了我他犧牲了與家族親戚的緊密連結, 他要待在台灣打拼努力工作, 這是多麼偉大的愛與情操,我是一個如何幸運的人, 有多少女生夢想要嫁給他,但他選擇了我, 我應該要如何的贖罪,我應該要如何的跟阿拉懺悔. 我真的不知道另一個時空的我,看到這樣的自己會有多驚嚇. 但木已成舟.他常說,要是他早一點知道我是這樣的人, 他根本不會跟我在一起. 我在想, 或許是因為他的自尊心跟好勝心, 無法告訴家人事實, 所以只好硬著頭皮接受我吧. 茉莉總是說他很愛很愛很愛我, 我也相信是如此. 但這樣的愛, 我還能承受多久. 又或者, 當這樣的愛消失了, 我可以接受嗎?
請輸入密碼

法蒂瑪之書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