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那一天,我開始努力不哭

停不下悲傷-3月 24日的日記
前幾天原以為自己好一點了。 結果這兩天又在睡前哭著不能自已。 真的是忽然哭到快斷氣,抽噎到胸口痛,還是停不下來。 吃了安眠藥還是睡不著。 等你等到晚上十一點吧? 都已經懶得去看你定位到底在哪了,反正總在奇怪的陌生的地方。 你說你不想看到我,壓力大,和我無話可說,都是藉口,根本就是你有新對象了。 一個新鮮的、貼心的、會撒嬌的女孩兒,也許有著一頭你最喜歡的黑色長髮,你最著迷的窈窕身段。 和我截然不同的迷人女孩。 有幾天沒有見你面了? 因為不想看到你所以總是在你回來前就吃安眠藥睡下, 你進門時看到我在睡覺,是不是也鬆了口氣?因為不用面對我。 因為可以自在些。 但你知道我睡前是怎樣哭到不能自已嗎? 即使你知道了,也只會覺得厭煩壓力大吧。 我也想向前走了,真的。 可是回憶拖著讓我深陷泥濘。 想把自己的一天用讀書與運動塞滿,但就像Hebe唱的: 我以為痛苦可以分散 於是我忙到不能再忙 思念太猖狂,一個冷不防 一想起你,忙碌的生活變得空蕩蕩 對心事說謊,把你想到多麼的不堪 偉大的你還想我怎樣 我以為工作能夠療傷 甚至恨不得病倒再算 沒力氣遐想,誰知癱瘓在床上 越發渴望你就在身旁 思念太猖狂,一個冷不防 一想起你,忙碌的生活變得空蕩蕩 對心事說謊,把你想到多麼的不堪 偉大的你還想我怎樣 你也太猖狂,一個冷不防 睡到一半,才覺醒療傷先要哭一場 對世界說謊,只把自己哄騙得更慘 想得到釋放只有投降 但我哭了好久好久了,什麼時候才能得到一點釋然?
請輸入密碼

那一天,我開始努力不哭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