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那一天,我開始努力不哭

蘭因絮果-3月 23日的日記
男女姻緣初時美好,但最終離散。 花開花落自有時。 曾聽過那首名為“花開花落自有時”的歌,但歌詞內容卻是白居易的“井底引銀瓶”。 其實就是牆頭馬上的那首詩。 這是如懿與皇上的定情戲,但是這齣戲,本就講得不是什麼好故事。 也許一開始就暗示了吧。 瓶沉簪折知奈何 似妾今朝與君別 憶昔在家爲女時 人言舉動有殊姿 嬋娟兩鬢秋蟬翼 宛轉雙蛾遠山色 笑隨戲伴後園中 此時與君未相識 妾弄青梅憑短牆 君騎白馬傍垂楊 牆頭馬上遙相顧 一見知君即斷腸 牆頭馬上遙相顧是多麼美好? 一見知君即斷腸,再不能如未識君時那般無憂無慮和姊妹在花園中玩耍了。 然而這麼美的相遇,最終如何了? 如懿最後一次登上城牆望的那一眼,那時就全釋懷了吧? 然而她釋懷了,我卻不能。 我何時也才能那樣淡然一笑,說一聲“花開花落自有時”? 越需要用力抹去的,往往越是不敢面對的。 越想忘記的,往往卻是最難忘記的。
請輸入密碼

那一天,我開始努力不哭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