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阿勃勒的情書

5月 9日的日記
今天跟著團契去爬鳶嘴山,一開始看到的那條石頭路非常難爬,手必須拽著一旁的細草繩,一步一步踏上去,而且有些階差很大,腿抬上去後就不想爬了呢,後段有的石頭比較大塊,路徑藏在中間一條很小的縫,須要兩手都張開去抓旁邊的石頭,靠反作用力上去,那種最累,因為全身都得用到,每次剛休息完開始爬,沒幾步就氣喘如牛了。 爬到六百五十公尺的地方,地上的石頭逐漸減少,取代的是滿地的樹根以及奼紫嫣紅的葉子,土壤淺褐色的表面露出,地表瀰漫著深秋的氣息,空氣比一開始更冰涼沁心,大概是因此才得以把百年前的秋天封存至今吧,再望一眼,我不禁為大自然的巧手驚嘆,天上正遞嬗季節,地上卻永遠過著秋天,有句老話說,天上一日,人間十年,天上的世界總是比較快活,比較多彩,而人間相對蕭瑟,看來不只人會採擷自然風光,自然也懂品嚐人間百態。走到一半,我回頭看看她們的腳程,被從外頭溜進來的陽光眩了一瞬,抬眼望去,四周樹枝縱橫交錯,陽光灑落,他們蓬勃的翠綠毫無保留地被展現出來,只有中間的樹,因為完全背光,整個樹身的色彩被濃墨吞噬,背後一大片的白雲襯著它純黑孤獨的身影。所有人都在白日活躍,只有你仍滯留在歷史的時區裡,碰不得一點今日的陽光。將心冰封存放於過去的人啊,何時能被今日的陽光解凍,從現在開始一段嶄新的生命呢? 一路走來,我看見許多的石塊,有的大到能阻擋人上山,有的只勉強能用做墊腳石,但樹根一視同仁,所有樹根蔓延到石塊上,逐漸將他們穩固在自己臂膀裡,無法逃脫,那時我發現,地理老師說的樹根能防止土石流是因為能緊抓土地是真的,真實看見時還是很震撼。 爬了一條很窄幾乎找不到落腳處的狹道上到山頂,我坐在岩石的邊緣,一片片輕又薄的雲霧向我飄來,帶來一陣涼風,我往下看,原本被雲幕遮住的青山綠林露出全部樣貌,其餘的雲輕輕被風吹散成煙狀飛向另一方,才知道雲煙真的是煙狀的雲,第一次知道雲煙這字的來意啊,古人說過往雲煙果然不假,雲煙實在太飄渺,易飄散,易變得渺遠,但至少這一刻的感動,能好好記在心裡,如同今天看到的雲煙,即使未來遺忘了細節,也能因為記得「我曾做過這件事」而感到開心。對了,看到岩石那兒長出了枝葉,真的很想把岩壁撬開,看看他到底是怎麼紮根進去生長的,還以為武俠小說寫的,天山雪蓮長在山上險峻之處都是誇飾法,原來是真的啊。真的只有到了山頂,才能懂得什麼叫先苦後甘。 回程的時候,我悠哉靠躺在後排,聽著車子行駛時轟隆轟隆的聲音,聊著明天的母親節花卉DIY,感覺這樣的日子真清幽。 對了,今天看到山羌了,又一個人生成就get. 看我那样正经庄重,农夫说:「其实不必深呼吸也可以闻到,只是你的嗅觉在都市退化了。
請輸入密碼

阿勃勒的情書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