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絮叨物語

關於失憶也關於回憶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勿忘草色的世界。 我倘佯在夢幻境地,無重力般,飄飄然。 『痛!好痛!』 劇痛侵襲,令人倏地驚醒。 意識混亂,視線模糊,但刺耳的鳴笛聲卻十分清晰。 「這裡...是哪裡?」 模糊中聽見的女聲回應,這才了解自己身在何處,所為何事。 昏沉的我,隨著鳴笛聲一路穿越,抵達目的地。 一陣折騰後,只聽見又一女聲要我通知家人。 撥通電話,還記得母親用顫抖的聲音說馬上就到。 等待的時間不算漫長,但並不清靜。 儀器聲、談話聲、叫喚聲、呻吟聲、爭執聲、安撫聲、崩潰哭聲... 四方皆喧騰,使人難耐轟炸般的痛楚。 好不心煩。 鬆開母親緊握的雙手,另一雙手推著我前行。 眼前的門開啟,傳來千篇一律的儀器聲,以及令人不安的呻吟聲。 幾分鐘前,母親的關懷及手心的溫度,都讓我好懷念。 安置妥當,刺鼻的藥水緩緩地流入靜脈。 此時此刻,我已無餘裕探究斷片的原因; 朦朧之間,我只想早日離開這片不安寧。 輕閉雙眼,沉沉睡去;忘卻記憶,因而無懼。 #與自己對話 #憶一年前的今天
請輸入密碼

絮叨物語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