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4月 13日的日記
两个合适的人一起生活久了,不言而喻的默契也就似乎浑然天成。 今天final第一门,考到到最后还有十几分钟,不太会有点想走。但是想着和梁先森说了6点考完,不想让他急急忙忙赶过来。 结果和设想一般,他提前了20分钟在等我。 上车,讨论刚刚去看过医生的jelly,他说了上半句我就猜到大约是要给jelly 收集排泄物化验。 而后打开手机想看看家庭厨房的菜单,梁先森说你定个饭吧,好饿。所以这两句为啥放一起。。。。好尴尬 这两天,梁先森爸爸在做检查,身体不太舒适。早上告诉梁先森,医生觉得可能是耳水不平衡。 原计划梁先森妈咪8月中旬是要来加的,而我现在比较倾向劝他回去。他觉得放心不下我,不愿丢我一人在这边,一直没决定。说实在,很感动,也很感谢。 姨妈期,暴走期,敏感期,体弱期。。。手上肩上开始密密麻麻长红包,痒的不行一开始以为是jelly有猫廯或者虱子,检查发现并不是,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对啥过敏。 昨儿,梁先森午睡,我在一边玩儿,发现他要醒了,凑过去亲亲,头发挂到他,朦胧中梁先森扭头一闪,他这人和梁爸爸一样,大约祖传,不笑起来脸贼可怕。。。吓得我眼泪都差点出来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