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裤论 | 与女排冠军相关的计生与平坟题文章
嗨! 寫下今日的心情吧~【小引,段子】女排夺冠,8月23日上午,周口府台大人刘继标携三班衙役与走卒若干到朱婷家慰问,对朱婷父母说“感谢你们培养了好姑娘,为祖国赢得荣誉,为河南人民挣了光,您老人家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朱婷父亲拿出一张单子说:“能把这个单子给报了吗?这是计划生育罚款单,怀朱婷的时候差一点让你们弄死,到处躲到处藏,到处借钱,卖了好几头耕牛交了三万罚款才了事.......! 这事儿让我想山东冠县百日无孩日和河南的平坟运动。一个是决定了人的生之前,一个是决定人的死之后。官家能断生死,权压阎罗。因躲避计生而侥幸逃生的冠军朱婷出生于平坟的周口,一种巧合,一段帝国荒诞剧的隐喻。这慰问朱婷的周口府台,我不清楚是否也在当年的周口平坟运动中很骁勇。在这个国,很多事情貌似风马牛,其实内在逻辑一致。写出来供网友做茶余饭后消遣,我的时评是一段段悲情故事,里面充斥着无耻的笑声。从广阔的时空来看,河南的暴力平坟、山东冠县的“百日无孩日”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如上溯到本朝定鼎以来,杀灭地主、公私合营之另类抢劫,也道理相通。一个能把手伸进国民裤裆的任性权力,自然有权任性。自那年之后,吾土吾民,皆是这帮子山贼窑匪的战利品,一直延续到至今。作为他们的战利品,自然是地道的奴隶身份,只有义务,没有权利。我也认为鸡国是没有贪污的,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清廉的国。因为贪污是指一个受民众授权雇佣的公务人员,利用职务之便,盗窃授权人的财产。鸡国在那年之后,整个国都是他们的战利品,他们把这些战利品如何处置,是自己权力范围内的事情,是左口袋装右口袋,全凭他们的喜好。挪用自己的钱能叫贪污吗?所以啊,乡亲们,别大惊小怪,谁说人家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你理解错了,是除了一针一线以外,其他全拿走。这不,老乡,听说你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旧事回望其一1991年,山东冠县发起“百日无孩”运动,无论是否合乎计生要求,一律强制流产,甚至见孕妇就踹肚子。“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执行政策要坚决,决不允许孩子多”。后来莘县也效仿,并“取得了成功”。红朝“切腹杀婴”的安邦妙计,独步天下!(不知道奥运冠军朱婷是不是要感谢当年周口有司的不杀之恩)旧事回望二河南省于2012年以增加耕地面积、均衡城市建设用地面积为理由开展平坟复耕行动。平坟运动首先在南阳市、洛阳市、商丘市和周口市等地开始作孽。平坟大致经过:2012年春季,河南道台卢展工巡幸南阳作出指示,要南阳开锣全市平坟运动;咨议局赵克罗提出反对,南阳市平坟运动被喊停。但很快,赵克罗被批“造成严重负面影响”。卢道台批示:“...认真思考一下,我们总该做点什么。”于是乎,平坟复耕运动正式由周口市推广到全省。雷人事有:1、周口市的商水、扶沟、项城等地,学校放假,搞“平坟复耕”演讲比赛;2、不平坟停发低保;3、政府官员及其祖先坟墓被划为公墓区和文物保护单位;副处级祖坟不可以挖掘;4、周口市要3个月提前完成河南省下达的平坟复耕3年的任务;5、民平坟一个,200元毛币赏赐;6、亭长、里长不带头者撤职,教师不带头者停课,党员不带头者撤销党籍;7、《平坟复耕工作实施方案》规定,留1个坟头罚乡镇1000元,给干部设置500分的年终考核。平坟好汉周口府台岳文海:“此事已无退路,是一场革命,攻坚战。”“一鼓作气,坚决平,迁到位,不留死角”、“要一战到底”。10月21日,草民张方媳罗军丽、妹夫何洪庭在挖掘自己家祖坟时被墓碑砸死,张富民骨折。10月月底,周口市府宣布已经平坟200多万座,开辟新耕地3万亩。11月21日,周口市宣布有340万座坟,已经平完200万。一座坟200元人民币补贴,公墓葬600元补贴,但是公墓墓穴850元人民币一个。嘢,真是生财有道!2013年,终于上达天听,承蒙党恩国爱,海子里下令鸡国不准强制平坟。周口居民迅速恢复了一百万座祖先和亲人的坟墓。以上往事并不遥远,其间血泪,罄竹难书。罗斯巴德说人权也可以说就是财产权。财产权除个人赖以生存的物质财富,也包含生命权之要件,即:你用拥有你的生命。可这世上有那么个奇怪的国,说它是国是不确切的,因为这里的人形同猴群,一旦某个生猛的猴子窃得高位,即使这猴子仅有小学文化,只是梁家河诗人,也一样可以受猴群崇拜并沐猴而冠的发号施令。其权力 大到掘人祖坟和把手伸进私人裤裆来计划生育。这样的动物农庄里,连生育都不是自由的,你能说是人群吗?类猴,类似于猴,类人猴。在计生与平坟之间权力明摆着是在告诉你:怎么生和怎么死是他们说了算!引人民网一段谈陈毅红军筹款的文字供大家学习:“若捉住了豪绅家里的人固然可以定价赎取,这个办法比较难,因为红军声势浩大,土劣每每闻风而逃。此时只有贴条子一个办法,就是估量豪绅的房屋的价额,贴一张罚款的条子,如可值一万元则贴一百元,余类推,限两日内交款,不交则立予焚毁,每到期不交,则焚一栋屋以示威。这个方法很有效力,红军的经济大批靠这个方法来解决。原来是祖传!我不知道这习惯了造神的龌龊体制在树立女排神迹或神经的精神之后,如何面对这当年侥幸逃生的朱婷。而对于朱婷面对这参与计生和平坟,权力可以决定人生或死的狗官是该感激还是该仇恨呢?可有人说《仇恨有毒,先毒害的是自己》,是真的吗?对于今天的鸡国,要人警惕仇恨是很扯蛋的事情,甚至可能扯到卵子。仇恨有很多面相,其中有公平正义的一面,也是一种正当的个人权利。当一个人遭遇来自权力的不公对待,再得不到公正的法律救济时,这个人天然的就拥有了自然法赋予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正当复仇权利。对我来说,与其在今日循循善诱的要人们放弃仇恨和告别割命,不如设身处地的为他们的苦难着想:你们有权利对你们六十多年来剥夺你们一切权利和制造你们的苦难的人的仇恨,你也有权在必要的时候抄家伙!可这肯定是扯远了,也许在计生野蛮中逃脱并于今日侥幸成功的朱婷们一定会做的是感谢党恩国爱,而不是仇恨。我太图样图森破啦!裤论 | 16年 8月24日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