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朋友2019-0805.15:41
我重來都是怕跟人相處,不會主動去結交朋友的人。 因為自己本身有病,因為討厭別人的同情,因為討厭別人的嘲笑。 從第一天踏進校園,被全班同學笑成怪物開始, 我便很討厭自己,很討厭人,為什麼我會跟別人不同? 三歲的自己不懂,所以每天都自己一個人。 後來有了芬跟另一個人,她們把我當好朋友, 那時芬成績便已經很好,以另一個人成績卻很差,我便中中庸庸。 不記得因為什麼,另一個人跟芬吵架了?是因為芬學習能力太好, 我的家人跟她的家人都會說怎不向芬好好學習?怎麼沒芬那麼會讀書? 最後另一個人轉校了,而我跟芬便一直每天同班地一起讀上去。 被人嘲笑了八年,到小學五年級時,我媽找遍了醫生,我也試了很多古靈精怪的東西, 不想再當藥人什麼都試,所以放棄治療。 用了一些方法隱藏了我的病,也發現了,如果我當一個小丑, 自貶自己引同學笑,大家看我的眼神便不會把我當怪物。 但其實我不開心,我只是想上天什麼時候才會收回我的命,我覺得好累,不想再生存。 但上天好像聽不到我的祈求,每天都平平安安地成長。 高中畢業後,大家有各自的生活,工作,讀大學什麼,所以我們一起來了一躺泰國旅行。 那時很開心,因為只是我們十個左右跟團去,但不幸地, 那份友誼在泰國掉了,他們之間出現了永不挽回的友情。 從那時候開始,便變成小組,某些人跟某些人一定不可能同桌吃飯。 以被動的我也只是跟芬比較好朋友,對其他人都比陌生人多一點, 但我知道我心裡有他們,都把他們當朋友。 出來工作後我發現其實我沒怎麼交到朋友,反而因為玩勁舞團認識了香港的苗苗,因為玩彈彈堂認識了不同國家的人,因為劍靈認識了小酷跟哥,還有很多人。 因為玩手遊逐鹿三國,所以認識了公司一大班一起玩的同事,那些我曾經當他們是朋友, 也明知他們嘴賤,但女生不多,所以他們都不會怎麼欺負我。 但當所有人放掉那遊戲,轉玩王者榮耀時,我仍放棄了玩手遊, 大家沒了交集,反而不熟絡,而且我不喜歡花錢去應酬,吃宵夜飲酒。 工作上我一直都是希望殺光賭客的錢,讓他們不敢過來我的桌子玩,但總是事與願為, 然後多次被同事嘲笑我倒霉,一次我可以笑笑,二次我可以說我不想, 三次以上我覺得關你屁事,不爽!他們沒有被客人團團圍住過嗎? 我有嘲笑他們嗎? 我不認為朋友間是這樣相處的,也不認同本來已經很累很咀喪, 還要在別人身上酒傷口,這樣的朋友,我覺得我不需要。 也不需要一些永遠不會見面,不會聯絡,偷看自己朋友圈或生活的陌生人。 所以我把人清理一下,也應該為自己身邊所有事情都清理一下, 什麼該留,什麼該捨的,寧缺勿濫,貴精不貴多!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