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月 7日的日記
我在一艘船上。 你在一座島的岸邊。 船上裝著我的許多珍寶。 但我還在尋找一些別的東西。 我需要糧食、水、各種必需品。 得找個什麼地方靠岸才行。 漂流中的我遇見了你的島。 你揮手示意我靠岸。 我想,你應該會讓我到你的島上休息。 我也會將我存放在船內的東西卸下,在島上一起分享。 久而久之,我的休息可能會漸漸變成生活。 「你的」和「我的」也許都會變成「我們的」。 不過你沒有讓我上岸。一次也沒有。 但也沒有趕我離開。 我將錨拋在離海岸不近也不遠的海底。 每天,或每兩天,你到船上施捨我幾塊麵包,幾瓶水,然後像逃命一般離去。 就這樣,我漸漸忘了活在岸上的滋味。 不敢回想更不敢問,岸上的生活。 畢竟要是一不小心說錯話了,可是連麵包和水都沒得拿了啊。 所以我只能靜靜地等,目屎吞肚內。 這艘船,仍在浮浮沈沈。 我仍在這艘船上。 你仍在那座島的岸邊。 不近也不遠。 海岸就在視線內,隨潮汐時遠時近。 遠處傳來暴風雨的聲音。 然後,在某個雷電交加的夜裡,海浪將纜繩沖斷、把我的船帶走了。 經過幾天風雨,我走出船艙,凝視著久違的海平面。 其實海平面一直都在,但從前的我只專注盯著那座現在看起來又小又破,甚至有點可笑的島。 朝陽下的海水閃爍著千萬種顏色。 船的目的地還無法確定。 唯一能確定的是, 無論是被你迎接上岸,還是漂流至別處, 我還有這艘船。船上的東西,是沒人能奪走的。 除了有你在的島,外面還有無數座有人或無人的島。 無論你在不在,我終究會踏上地面。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