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讓世界多一點溫暖,心裡少一點寒窗

2月 22日的日記
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的家人不像大家口中的家人。大部分的時候,我覺得活在這世界上很孤單。 我,是一個重考生。雖然抱負遠大,但力不從心的時候還是有的,家裡的人口很簡單,我和爸媽和一個高一的弟弟。坦白說,我對於爸媽非常愧疚,尤其是身為讓爸媽失望必須重考的女兒,雖然前陣子自己打工賺一點錢打算當補習費,但還是感到愧疚,總覺得造成爸媽經濟上的負擔(生活費,飲食費的部分),不過我們家算是小康以上,還不到富裕就是了,該怎麼說呢?也許是我的自尊心不容許如此,停滯不前,浮在谷底下的自己吧! 我很愛我的家人,算是少數年近20還跟家人相處親密的年輕人。雖然我們家比較重男輕女,例如說,爸媽總覺得女生是潑出去的水啊,不用很會讀書也沒關係反正要家人,必須多學會家事以後才能照顧家庭⋯諸如此類。坦白說我曾經,不,是一直很討厭這樣的刻板印象,而現實中,我跟弟弟也是相反的個性和能力,我勇於任事,成績也還不錯,高中雖然沒上第一志願,至少也有第二,也當過高中學生會的會長,喜歡參加校內外活動,寫作演說英文話劇,甚至是國樂表演也都非常有經驗,弟弟則是相反,他不喜歡交朋友,也覺得多才多藝很麻煩,在私立高中的成績也中下而已,目前的興趣可能只有籃球和電動吧!不過就水準而言,還不是那種可以當職業的程度。 我承認我很自豪,不論是聽見老師的稱讚或是真的做出什麼成績也好,只是我有時候還是覺得無法釋懷。尤其是在家裡閉關備考的一年,我幾乎跟朋友們脫節了吧,也沒有用ig等社交軟體,畢竟重考的人憑什麼這麼高調呢⋯⋯這段期間我幾乎接下家裡所有的家事,陪著在家的媽媽,努力的扮演一個懂事的好女兒,只是不論我如何的乖巧,或許到頭來還是沒有改變什麼吧!我弟這段時間也是當仁不讓,玩線上遊戲到無法自拔的程度,一個月可以儲值個三萬塊,之前也有不良紀錄,只是最近金額比較誇張,坦白說我替我爸媽難過,甚至想拿自己錢幫忙墊的念頭,我一直清楚,爸媽如何對弟弟期望大,尤其是媽媽非常明顯的偏愛弟弟,我也愛我的弟弟,雖然他現在有些不勘,但我的腦海總是想到他還是孩子的時候,有點霸道又正義的個性。現在可能是叛逆期吧!已經快要半年了,他也不開心便會摔家裡的傢俱,跟爸媽大吼大叫,其實我能明白爸媽的一些問題,但還不至於如此吧?我是這麼理解的。 然而我的爸媽很健忘,每次跟弟弟大吵特吵後,說服自己只是叛逆期等等,從來不覺得是自己的教育出現問題。其中的癥結點在於,弟弟被培養出予取予求、不會體貼別人的自私個性,也許在學校也不太順吧!最近的他鬱鬱寡歡,我也嘗試安慰他開導他,但是我弟非常固執,還有一次說反正爸媽以後會跟他要錢(敬老金之類的),所以現在他的要求也只是合理範圍。這並不是我斷章取義的話,而是他親口所言,當然即時年紀比他大的我也不敢相信,他竟然擁有如此的想法。 今天,家人一起吃晚餐聊天,我跟爸媽說,不能讓弟弟遊手好閒下去,可以讓他多做家事,從簡單的事情開始做,不僅增加他的信心也可以幫助他不要花多餘的時間在電動上,然而我媽沒有等我說完,事實上我的語氣也是非常輕鬆,沒有咄咄逼人,她說:「妳別說了!長篇大論的煩死了⋯」,那時我的腦中卻出現媽媽每每被弟弟忤逆傷心欲絕悔恨的模樣,而我的爸爸只是在一旁事不關己,每次弟弟出格,他們也只會互相推卸責任而已,於是我不服氣的說:「你們自己把弟弟教成那樣的,不要到時候才每次說些後悔的話,把整個家的氣氛弄得很糟,整條巷子都能聽見我們家大吼大叫摔東西的聲音!」,我討厭被別人就算自己的父母用這樣的方式打斷自己的話,重點是我講的全部是事實,當然我也曾經試著跟他們傳達諸如此類的訊息,畢竟我還要在這個家認真備考啊!我不能奢求一個適合重考生的環境,但起碼可以有個平靜的心靈吧!一家人整天吵吵鬧鬧,尤其是現在病毒肆虐,我又該何去何從呢?說完剛剛上面寫的話,我眼眶有些泛淚,上房間寫起這篇日記。 總之呢我媽覺得我有病,情緒過於激動吧!我也不知道。我也覺得自己委屈,明明面臨人生這麼大的壓力(重考),已經非常配合,卻還不被體諒,而且父母弟弟有時候還一直拿我重考的事說嘴。彷彿弟弟就應該整日睡到中午,午餐後打球晚上熬夜打game 似的,即時我努力擦家裡的地板,洗乾淨全部的碗盤,盡量的擦拭家裡每一寸的地方,仍然是應該的,而且永遠做的不夠多。 我開始懷念起以前在外面忙碌的時候,起碼我有個轉移注意力的地方,現在我有的全部只有家人,而且寸步不離。
請輸入密碼

讓世界多一點溫暖,心裡少一點寒窗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