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本本

⛅ 天界日記|06.21 「醉君」
2021年06月21日(一) 「好-無-聊-哦---」 今天是我渡劫回來後的第14天,也是天界時間的一個小時後。 我還是一樣動彈不得地躺在床上,只能眼巴巴地看著身旁辦公中的禮春和無所事事的小狐子。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偏偏凡間現在也因為疫情的關係,導致我的分靈只能被關在家中。 這種雙重禁錮下,我覺得我整個神都快長出香菇來了。 「怎麼祢渡劫回來,還是一點神明的樣子都沒有?」小狐子不耐煩地甩了甩耳朵。 「神明的樣子是怎樣?你也沒見過多少神吧?」我忍不住懟了回去。 「至少不是祢這樣。」 「蛤???」 「...... 好了。」 一旁的禮春聽不下去,用手掌輕輕按了一下小狐子的腦袋,轉頭和我說道:「如果不知道該做什麼,可以趁這段時間修練一下心性。」 「......」 真是個過於正經的建議,完全無法反駁,和祂的主子一模一樣。 --在我知道是太上老君欽點我之後,每當我遇到了問題,已經習慣先去找祂商量。 不過經由天界還要親自前往祂的住所,而且先前禮春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所以我都是透過凡間常見的方式詢問。 然而每次不管我問什麼,感情、工作、健康,得到的答覆都是:「祢的修行還不夠啊。」讓我十分哭笑不得。 想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一件之前忘記問老君的事情,便和禮春提議:「不如趁這個機會,去問老君為什麼要賜給我『醉君』這個神號吧?」 「......」 我難得讀懂了禮春的表情,就是沒有必要的話,祂不想去。 「沒有要祢去呀,不是還有小狐子嗎?」 說完,我討好般地朝小狐子獻上我最真誠的微笑。 「我是祢的傳信鴿嗎!?不去!!!」 小狐子一個轉身,用祂那毛絨絨的尾巴對著我,表達不滿。 「唉 ......」 既然討好不行,那就來裝可憐好了。 「我在渡劫的時候,不管發生什麼事,總想著要快點回來,只是沒想到一回來,卻只能受到這種對待,唉,神生真難,不如҉回҉去҉҉.҉.҉.҉.҉.҉.҉?!」 我本來想隨便說點什麼,結果話還沒到嘴邊,嘴巴就像突然被摀住一樣,雙腳上纏著的金線還微微發燙。 我這是說到什麼禁語了嗎?!!! 我驚魂未定地眨了眨眼睛,就看禮春皺著眉走到了床邊,看到我的表情後嘆了一口氣,說:「如果祢是真的想知道,我也不是不能跑一趟。」 聽到祂這種語氣,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事了,頓時有些尷尬。 「呿。」小狐子嘖了一下嘴,跳到了我的床上,看著我說:「怎麼會有這麼麻煩的神啊?」 說完,牠額頭上的太極便微微泛起了紅光。 禮春瞬間察覺到了異樣,默默從站姿轉為了席地而坐。 「啊?現在什麼情況?」彷彿只有我一個人狀況外。 「看來是和老君接上線了。」禮春看了看小狐子,又看向了我。 「什、什麼?!」 小狐子居然有這種功能?!這根本不是什麼傳信鴿,是LINE好不好! 「咳咳,」我稍微清了清喉嚨,在內心正襟危坐之後,才開始說話-- 「老君祢好,我是醉君,呃,好久不見,嗯,那個,我今天是想問說,『醉君』這個神號是祢賜給我的吧?所以我想知道,祢為什麼會賜這個神號給我?它代表的意義是什麼呢?謝謝。」 我說完後不自覺深吸了一口氣,看向了小狐子,等著牠的回答。 在一陣短暫的沉默後,小狐子緩緩張口:「中吉!等待時機!莫要欺心!」 雖然音色沒有變化,不過牠的語氣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如同當時去老君殿前,籤詩述說時的口吻。 我還沒搞懂這句話和我神號之間的關聯,小狐子突然整隻狐狸攤在了床上,額頭上的太極也不再發光。 「欸欸你怎麼了?」 我想伸手去觸碰牠,卻忘記自己還是廢人狀態。 「不要吵 ... 我睡一下 ...」語畢,小狐子發出了平穩的呼吸聲。 看來傳一次訊息的耗電量很大啊,我不由得打從心裡感激牠。 雖然暫時還沒搞懂老君的意思,不過之後總會懂的吧。 這時,禮春抱起了沉睡中的小狐子,將牠放在床上靠近牆邊的位置,才又回去祂的辦公桌前。 「--啊,對了,禮春。」 「嗯?」 「之前說的房子設計圖,我想好了哦。」

日記本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