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本本

⛅ 天界日記|06.07 我回來了
2021年06月07日(一) 磅---! 天界某處傳來一҉聲҉巨҉響҉u҉å҉»҉å҉º™҉è҉´҉»»҉º҉҉出҉現҉在҉了小木屋中。 禮春對於我的憑空出現沒有感到意外,而是朝我走近了一步。 「我回--」 我還沒來得及講出第一句話,身體就不受控制地向後倒去。 禮春用手護住了我的頭,讓我免於剛回來又馬上撞暈的慘狀。 「欸?等等,我怎麼動不了?」 我試圖想要找到身體的主控權,但是試了幾下都只能稍微轉動眼球和張合嘴巴。 「祢才剛換新的神體,適應個幾天就好了。」 沒錯!這時的我已經有了新的神體,除了服裝部分大有改善以外,據說氣質的部分也變了不少,大概? 禮春順勢將我橫抱到了床上,在確定我躺好之後,小狐子才咚咚咚地跑過來,整隻狐狸坐在我的肚子上,不說話地看著我。 「怎麼樣?我的新造型好看吧?呼呼呼。」 雖然身體不能動,但是炫耀還是必須的。 「哼,還行吧。」小狐子故作高傲地撇開了頭。 「嘿?」我這時候才發現,原來這傢伙是個傲嬌啊! 不過我並沒有講出來,免得牠又連珠炮似地朝我開罵。 「那祢覺得好看嗎?」 我看向了禮春,祂正在收拾剛才我回來時震碎的木片殘骸,聽聞我的問題才轉向了我,點了點頭回應:「好看。」 雖然我之前的形象祂也說好看,不過誰被誇獎不會開心的呢? 我忍不住興奮地回道:「對吧!其他人也說好看!」 「其他人?」 禮春朝我露出狐疑的神色。 「啊,欸,沒事沒事。」 其實在渡劫期間,我留了最低限度的分靈控制我在凡間的肉身,不過因為渡劫的保密性,天界是掌控不到我的,就連身為老君眼線的小狐子也做不到。 而這段時間在凡間的我,都在DD ...。 如果講出來恐怕會被鄙視,還會影響我光榮回歸的感人氣氛,想了想還是不說為好。 我躺在床上,看著這間許久不見的天界小木屋發起了呆,突然間,腦中又有了新的想法。 「禮春,我問祢哦。」 「嗯?」 「這間房子是祢蓋的嗎?」 「...... 不是,真要說的話,是老君準備的。」 「哦!」 難怪當初把房子交給我的時候沒解釋太多。 「那如果想要裝修這間房子是可以的嗎?」 「嗯,有設計圖就行。」 「好耶!」 我忍不住開始想像要怎麼設計這間房子,不過還是請專業人士來弄比較好吧?不知道能不能改成像古裝劇那樣古色古香的樣子呢? 我一邊想,一邊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禮春似乎發現我又想搞事,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整理完環境後又坐回祂習慣辦公的小圓桌前,再度攤開一捲又一捲的公文。 看到祂這熟悉的姿態,彷彿一切又回到了渡劫前的日常,我心中一股溫暖的情緒油然而生。 「我回來了!」 我不禁沒頭沒腦地講出了這句未完的話。 「嗯,歡迎回來。」 禮春手邊的工作並沒有停,不過眼睛倒是因為淺淺的笑意而瞇了瞇。 在這溫馨的氣氛下,我肚子上的那團毛絨絨不甘地吐了一句: 「動彈不得的人就不要廢話,好好睡覺就好!」 「???」 好的,看來這隻狐狸也沒有變呢。

日記本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