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本本

🌙 夢境紀錄|06.02 白局
2021年06月02日(三) 夢中的我是一位高中生。 我偶然在6樓一間擺滿書架的教室裡,看到了一本書。 書的內容寫著一些過去這城市發生的事情,其中有一段是這麼說的: 「白局,一個黑道組織,於2006年被政府殲滅於一處廢墟之中,不過據說,他們的總部位於XX高中。」 XX高中是我目前所在的高中,也是我現實中的母校。 我闔上了書,腦中才冒出我來這間教室找資料的目的,因為我所知道的白局,還存在著。 除此之外,他們的頭頭還在這陣子預告了一件事情-- 「101號這一天,我會在6樓的101號教室準備禮物,盡情去找吧。」 101號是個日期,大約是幾天後的事,而6樓沒有名為101號的教室,所以要找的,也許就是這間教室? 雖然我的確對禮物感到好奇,不過這並不是主要原因,而是因為-- 在現實中的幾年前,我也曾經夢過這個夢,那時候的我在書架間找到了頭頭所說的禮物,是一個精緻的戒指盒,不過裡面實際上裝了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 不過對於夢中的我來說,這個幾年前所夢到的夢,只是去年所發生的事情而已,所以說,此時此刻正在發生的事,只是把去年的事情重新上演一遍。 隨著上課鐘聲響起,我回到了教室,而這堂課來的是一位代課老師。 這位陌生老師所講的內容,全部都在暗示白局的下落,以及對於禮物的提示,他一邊講課,一邊露出了不懷好意的微笑。 雖然其他同學都沒有意識到,不過我可聽懂了。 在下課之後,我和朋友AB說了關於白局的事情,以及禮物預告的事,他們很想阻止我參與進去,不過我的好奇心勝過了對於危險的警覺。 在離開教室之後,校園某處便傳來了一陣騷動,似乎是有校外人士死在了學校裡,而死亡原因不明。 聽到這個消息,我腦中又冒出了一條新的資訊:在101號來臨之前,總共會死6個人。 我決定繼續在各個教室中尋找線索,而當我經過某間教室時,我的視角從第一人稱變成了上帝視角,雖然我人沒進去,不過我卻看到了教室裡所發生的事情。 這間教室不是一般的教室,比較像是社團活動室,地上鋪著木頭地板,而木頭地板上,躺著兩具屍體,屍體旁站著一位男性,似乎正在設法掩蓋眼前的慘狀。 而這位男性我認識,是一個喜歡我朋友的學長。 雖然他的舉動很詭異,不過我知道,這兩個人並不是他殺的,只是他為什麼要隱藏有人死的事實,我就不知道了。 我走遠以後,場景一下換到了室外廣場,廣場旁圍觀了許多民眾,包括我、朋友AB和學長,而廣場中是由市府舉辦的一場小型表演。 我心不在焉地看著表演,突然,表演者被不知從何而來的火焰擊中,觀眾都以為是表演效果而不以為意,但是再次見到表演者時,他已經燒成了一團灰燼,灰燼中還飛出了一隻蝴蝶。 市府團隊見到情況不對,趕忙驅趕現場民眾離開,而我們學校的學生則開始竊竊私語,覺得這一切一定與白局有關,居然短時間內就死了2個人。 「4個人。」 我走到學長旁邊,用只有他聽得到的音量說了聲,並且悄悄用手比出了4。 他看向我的眼神有些驚慌,似乎意識到我知道那兩具屍體的事情,他略帶嚴肅地問:「妳怎麼知道的?」 我怎麼知道的?總不能跟他說我用上帝視角看到的吧? 所以我沒解釋,只是搖了搖頭,和他說:「放心,我沒有告訴其他人。」 他聞言後才鬆了一口氣,並且和我一起走去商店街,一邊討論起關於死亡的人的規律。 雖然我們都知道在101號以前,總共會死6個人,但是卻不知道這6個人是怎麼選出來的,也可能只是隨機而已,因為這些人的年齡都不一樣。 我和他經過一家小吃店時,我們同時有了奇特的感應,覺得下一個死亡的人就在這裡,但是我們一時之間卻找不出這家店的異樣。 學長從一旁的餐桌上拿了一支叉子遞給我,我想了想,如果這一切都是白局的傑作,那只要引起一些意外,也許他們就沒辦法如願下手? 我接過叉子,直接往自己的大腿上插,雖然聽起來很可怕,但是在夢裡的我是不會痛的,也沒有血噴出來。 小吃店的老闆看傻了,連忙來關心我的傷勢,而這時,那種奇特的感應消失了,看來是成功避免了這一次的悲劇,雖然是用我的大腿換來的。 我開始打哈哈地敷衍老闆,而學長則趁機尋找附近可疑人物的身影,但是我們還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 我的鬧鐘就響了。

日記本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