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本本

⛅ 天界日記|04.25 渡劫(下)
2021年04月25日(日) 「來了。」 當我正在和小狐子爭論牠的毛究竟是白色還是銀色的時候,禮春拿著一個卷軸走進了小木屋。 「那個,不會是渡劫通知吧?」 我不禁正襟危坐,而禮春環顧了一下四周,才把卷軸交給了我。 「嗯,先做好心理準備再打開。」 我雙手接過卷軸,雖然它兩邊的軸寬很寬,我的手沒有辦法完全握住,不過重量卻意外的輕,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製作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稍微安定了心神以後,才下定了決心:「那我打開囉。」 「嗯,保重。」禮春語重心長地回道。 我打開了卷軸,҉它҉¢҉¸҉Š҉æ҉µ҉·҉d҉u҉å҉»҉º҉å҉·҉¥҉æ҉Š҉•҉è҉µ҉µ҉„҉„҉æ҉µ҉£҉ä҉·҉å҉»҉º҉å҉ˆ҉æ҉Š҉œ҉é҉™҉è҉´҉£҉·҉¥҉æ҉Š҉•҉è҉ç҉•҉è҉µ҉„҉æ҉µ҉·҉å҉»҉º҉å҉ˆ҉u҉å҉»҉º҉å҉u҉å҉»҉º҉å҉æ҉†҉å҉»҉º҉ä҉¿҉®҉¡҉ç҉æ҉œ҉é҉™҉µ҉„҉æ҉æ҉œ҉é҉™҉è҉´҉»҉»҉å҉œ҉¬҉҉•҉è҉æ҉µ҉·҉å҉»҉º҉å҉ˆ҉҉消҉失҉。҉ ҉一҉瞬҉間,小木屋內只剩下禮春和小狐子,彷彿剛才在那說話的人不曾存在過。 小狐子望著剛҉才҉·҉å҉»҉º҉å҉ˆ҉u҉å҉҉的҉地方,不自覺發起了呆。 「你很擔心祂嗎?」 禮春蹲了下來,和小狐子平視。 「哼,怎麼可能?」 小狐子撇過了頭,信誓旦旦地說道:「再怎麼說,祂都是老君欽點的,才沒有這麼脆弱。」 但是牠自己都沒發現,牠的尾巴正在不安地甩動著。 「嗯,我也相信祂。」 禮春摸了摸小狐子的頭,淺淺地笑了一下。 「哼。」

日記本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