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日記本本

🌙 夢境紀錄|10.02 詐欺之王
2020年10月02日(五) 好睏,夢到像是詐欺之王的劇情。 夢中台北變成了治安很差的地方,可能隨便一個路人都持有槍。 有一次,我和一位女同學走回舊家,結果有一位男同學騎著車來找我們,告訴我們這附近淪陷了,我們這樣走在街上很危險。 但是機車只能再載一個人,女同學以為他是特地來找我的,便叫他載我離開,而自己一個人先走掉了。 我聞言,看著那位男同學問說:「你來應該不是為了這個吧?」 沒想到男同學聽到我的話,把機車停在了路邊,追上了那位女同學,和她說:「其實,我喜歡妳很久了 ...。」 --等等,我的意思不是這樣啊???怎麼變成告白現場了??? 我刻意跟前方的他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繼續走回家,結果遇到一個叉路,往右是一條小巷子,往前繼續走是大馬路,這個場景我以前也夢過,那時候巷子裡會遇到人隨機開槍。 但是在這次的夢裡,我的記憶卻是相反的,所以我趕緊跑去跟他們說:「前面有危險,我們走小巷子吧。」 我搶先他們一步拐進了小巷子,他們看到後也跟上我的腳步,才走沒多久,我們就經過了一群凶神惡煞的人,我刻意避開了這群人的目光,繼續前進。 不過,我剛一走出人群,後頭就傳來了槍聲,我來不及確認我同學們的位置,就聽到耳邊有人冷冷地說了一句:「不準動。」 以往的夢到這裡我就會醒來,但是這次沒有,我被這群人押上了車,車裡完全沒有光源,使我看不到車外也看不清車內,只隱約感覺車裡有像我一樣被抓的人。 這時候,坐在我對面的一個男生輕笑一聲,小聲地問說:「我們來合作吧?」 等到車外勉強滲入一些微弱的光,我才看清楚他的長相,他的頭髮是棕色的,年紀看起來與我差不多。 除了他以外,車內還有另一名少年,黑色頭髮,相比起來,他就顯得沈默許多,不過他似乎也對棕髮男的提議感興趣,正靜靜地望著他。 棕髮男看見我們的反應,也不說他實際上要做些什麼,只是在嘴前比了個噤聲的手勢,並且對我們眨了眨眼睛。 下車後,似乎來到了那群人的某處基地,他們是一群黑幫,並且勢力龐大。 他們把我們壓下車之後,本來準備把我們帶去關起來,結果走到一半,棕髮男突然大喊:「等等各位,我們想加入你們!」 被他這麼一喊,整支隊伍停了下來,不過帶頭的黑幫馬上反應過來,對他的同伴說:「別聽他的,繼續走。」 「等一下等一下!」 棕髮男不服輸,繼續說:「我們辦事能力很高的,以前就做過很多大案子,對不對?」 他看向了我和少年,想獲得我們的認同,我們沒料到他所說的計畫是這樣的,不過還是配合地點了點頭。 帶頭的本來沒打算理會,就在這時,遠方傳來了腳步聲,感覺我身旁的黑幫都隨之全身緊繃。 走來的是一位矮矮的老頭,不過一看就知道他是這個黑幫的老大。 他緩緩走到了棕髮男身旁,看似和藹地問他一句:「你能保障你們絕不失敗?」 「當然!」棕髮男不知道哪來的自信,回應得快,笑得也燦爛。 聽到他的回答,老大也豪邁地笑了,隨後交代身邊一個黑幫帶我們去執行任務,又緩慢地離去了。 老大走後,我們馬上被帶出去做第一個任務,在走出基地的時候,棕髮男經過我的身旁,小聲地笑說:「我的時機抓得很好吧?」 原來他是算準老大來的時候才喊的嗎??? 黑幫的任務不外乎是偷拐搶騙,一開始執行任務時,看管我們的黑幫時不時會把手槍亮出來,似乎在暗示我們失敗的下場。 不過,棕髮男也不是好惹的,在他的帶領下,我們完成了一個又一個的任務,而且每次都避免了無辜人員的傷亡,還一邊收買著遇過的人事物。 漸漸地,黑幫對我們的信任逐漸加深,有時候還會放任我們單獨行動,棕髮男的小動作也跟著多了起來。 看似每次都任務成功,但是黑幫本部都會有所損失,我不知道他的最終目的是什麼,因為要逃跑的話早就有很多次的機會,難道他是想擊潰整個黑幫嗎? 有一次任務結束過後,我們在黑幫的基地討論事情,棕髮男面對面用寫紙條的方式,告訴我和少年他接下來的計畫,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用這麼麻煩的方式,不過我也是見怪不怪了。 結果正事說到一半,他突然給了我一張文情並茂的紙條,表達他對我的愛慕之意,我不懂他在發什麼神經,而這時,我身後傳來一個聲音:「你們在寫什麼?」 聲音的源頭赫然是黑幫老大,他看到了那張充滿愛意的紙條,瞬間有點感慨,開始說起他的家庭故事,以及他缺少後代幫他繼承家業的事情。 老大一邊說,我一邊看向棕髮男,他只對我笑著眨了眨眼睛,看來這紙條只是算準老大要來,特地寫給他看的而已,這個人其實有預知能力吧? 老大離開後,我們也出了基地,要去偷偷執行棕髮男設計的隱藏任務,而那是什麼,我已經忘了,只知道是目前為止很重要一步。 不過,當我一看到基地外的陽光時—— 我就醒了。
請輸入密碼

日記本本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