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本本

🌙 夢境紀錄|08.19 G 教室謎題
2020年08月19日(三) 鬼門開第一天又夢到相關的夢,以下把祂們稱為G。 背景在學校,夢裡我在一個班級裡,而這個班很特別,班級成員看起來都像是人,但是有些人的真身卻是G,而我要辨認出哪些人是人,哪些人是G,並且跟他們打好關係。 除了教室那棟以外,還有一棟像是研究樓,裡面有美術教室、電腦教室、小型圖書館這類的空間,一般的學生都以為這裡只是普通的教室,其實這裡是G的半個棲息地。 每個G都對應到一到兩間特別的教室,裡面設有謎題,解開謎題就可以提升G對你的好感度。 研究樓總共有五層,越高層所對應的G越強大,結果我居然是從第五層開始往下解 ...... 第五層左邊是圖書室,右邊是高科技感的電腦教室,這裡對應的G是同一個人,一個白髮的男生,很愛笑,個性難以捉摸,不過在我解完謎題之後,對我非常友善。 我還認識另外一個跟白髮一樣強大的G,是個比我矮一點的女生,黑髮妹妹頭,她的衣服很像紅白相間的和服。 我沒有找到對應著她的教室,不過也許是因為我對她就像對普通人類一樣,所以感覺得出來她很喜歡我。 某一次解完謎題的隔天,我到教室去上課,我的座位在倒數第二排第四個,而我的左邊是最後一排,只有四個座位,第一個坐著妹妹頭G,第二個坐著黑髮男,第三個坐著白髮G,第四個坐著開朗女,黑髮男跟開朗女都是之前就認識的人,真身都是人類。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最後一排的頭頂燈光很暗,開朗女頭上的燈還在一閃一閃的,我就和開朗女說:「妳頭上的燈一直在閃耶。」而她只是回我一個笑容。 後來老師進來了,他站在講台上,只說了一句-- 「今天最後一排的同學全都不是人類。」 言下之意是連原本是人的人都被附身或是取代了,我忍不住又看向了開朗女,她還是對我笑著,但是笑容卻詭異了幾分。 下課後,我碰巧經過妹妹頭G的境界,境界有點像是G的家,一般的人看不到,她的境界長得很像日本神社。 我聽到她在和一個奶奶爭吵,奶奶應該也是G,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妹妹頭G的奶奶。吵的內容是過幾天有一個屬於G的大型宴會,她想帶我去,但是奶奶不同意。 我聽到之後,便轉身去找其他同學詢問。 我在路上碰到了黑髮男,人類時的他是個和藹又帥氣的男生,不過此時他被G取代,外表還是平常的樣子,就連個性都模仿得很像。 我想了想,和他提起了有關於宴會的事情,結果他一聽到宴會,臉上表情突然變得扭曲,有一團具有人臉的黑霧瞬間從他的頭頂竄了出來。 黑霧邪笑著對我說:「你是不是覺得每個G都是好人?」 黑霧一講完話,不由分說就追著我跑,我不知道他會對我做什麼,但是下意識就是馬上逃走。 我在學校裡穿梭,路上都沒有遇到其他學生,後來,我努力跑到了妹妹頭G的境界。 我站在境界門口,看見奶奶慈祥地跪坐在門口看著我,結果黑霧追來的時候,境界的門突然打開,妹妹頭G瞬間把黑霧揉成了一個紙團的大小,丟回了屬於黑霧的境界-- 那是一間又破又小的木屋,妹妹頭G還顯示出黑髮男住的別墅來做對比,諷刺黑霧他居然妄想取代別人。 妹妹頭G拯救完我之後,又回到了她的境界裡,沒有對我多說什麼,我想了想,決定去找白髮G問問,但是我實在不知道他會在哪,所以決定去他對應的教室找他。 我先去了電腦教室,裡面只坐著一名戴著黑框的普通學生,我一踏進入口,似乎觸動了什麼機關,電腦教室的牆壁突然開始往中間擠壓,直到連入口也消失不見。 我不知道那名學生有沒有順利活下來,心中默念了句「抱歉」,便轉身前往後頭的圖書室。 圖書室裡的學生很多,大家都拿著書在看或是討論,我往裡面喊了幾次白髮G的名字都無人回應,想說他應該也不在這裡,只好往四樓走去。 四樓的其中一邊不是教室,是一個棒球打擊場,發球機前面站著兩名學生,我看不清楚他們的長相,因為這邊的謎題我還沒有解開,所以我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就在這個時候-- 我的鬧鐘響了。

日記本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