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日記本本

🌙 夢境紀錄|08.04 密室逃脫
2020年08月04日(二) 夢到了真實版密室逃脫。 夢中我們一群不認識的人被困在一間學校裡,學校內的燈光全部都是暗紅色的,在場的人互相自我介紹之後,便開始各自搜查線索,而我和身邊一個男生結伴同行,這個男生就稱他為A吧。 A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我們一起調查了許多地方,解開了許多事件,幾乎每一間教室都有一件需要解開的謎,只要我們搞懂這間教室發生過什麼,學校內的燈光似乎就會變亮一些。 在搜查的過程中,我被早上的鬧鐘叫醒了,我以為這個夢就這樣結束了,後來快到中午的時候,我突然覺得超睏,就在床上躺了一下,結果夢就接續下去了。 回到夢裡,還是一樣的場景,只是我的手機裡多了一個聊天用的APP,似乎被困在這裡的人都有安裝,所以我們就透過它來交換各自的情報。 我和A繼續一間一間教室的解謎,從高樓層慢慢來到了一樓,結果我們在一樓發現了一位被綁住的女生,我們幫她鬆綁後,便帶著她一起走。 當我們三個走出教室時,出口直接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我想說這一切總算可以結束了,沒想到走到戶外,眼前的景象卻讓我和A都呆住了。 我們一走出來,原本身後的學校馬上變成了一堆廢墟,還在學校裡的人都像被傳送出來一樣突然現身,大家都有點不明所以地四處張望,而我們都注意到了剛才那個被我和A救出來的女生。 她站在了廢墟的最高處,身旁還多出幾名黑衣人,她發現我們的目光後,才大聲地說:「怎麼樣?我設計的遊戲有趣嗎?」 雖然她感覺像是在對在場的每個人說話,但是她的目光始終都盯著A的方向。 「努力救出的人,卻發現她才是罪魁禍首的感覺如何?我就討厭你這樣的人,所以這個遊戲是針對你設計的。」 其他人完全不懂她在說些什麼,但是我和A卻心知肚明,我看向了A,他微微低著頭,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這時,所有人的手機一同響了起來。 我拿出了手機,發現那個聊天APP一時之間湧入許多陌生人,他們像是知道我們解謎時發生的事情一樣,一人一句嘲諷著A。 我馬上確信這又是那個女生的手筆,不自覺瞪向了她,她無辜地笑了笑,自顧自地宣布:「遊戲結束,恭喜各位逃脫成功。」 她話音剛落,我們便被那些黑衣人強制帶離了現場,他們把我們拉到了人擠人的大街上才紛紛離開,我在人群中尋找了一下A的身影,卻沒找著。 我打開了APP,時間過去一陣子,那些陌生人已經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我們這些參與逃脫的人,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討論要怎麼報復那個女生,也有人注意到她針對的是A,開始在上面向A詢問情況,但是卻沒有得到他的答覆。 --A就這樣悄然無聲地失蹤了。 我覺得很不甘心,想要設法找到A,一方面是不想就這樣和他失去聯絡,另一方面是想告訴他:他沒有錯。 我從APP上看到A的一些個人資料,試著去google後,只找到了他曾經的twitch帳號,還有一些開台紀錄檔。 我隨便點開一個紀錄檔,是他在玩俄羅斯方塊的畫面,觀看人數很少,只有10個人左右,不過聊天室裡還是有在互動。 我點了一下他的帳號,跳出了他自己打的個人簡介,裡面有一行寫著他的生日:1988年12月,忘了日期是7號還是9號。 夢的最後我還是沒有找到A,醒來的時候滿腦子都在叫他不要走。
請輸入密碼

日記本本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