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日記本本

🌙 夢境紀錄|07.24 過世的貓
2020年07月24日(五) 夢到我家過世的貓,哭醒。 夢裡我和以前同學出去玩,牠躲在我的包包裡,結果一打開包包就被其他人發現了。 有個女生過來想摸牠,直接被牠抓出五道血痕,那女生馬上摀著傷口去看醫生,而牠蹲在包包裡無辜地看著我。 我把牠抱出來看看是不是指甲太長,結果牠突然變得很像剛出生的奶貓,又皺又小,我覺得不對勁,趕緊抱著牠跑去找獸醫。 牠躺在我的懷裡,突然開口說了人話:「我好想再理一下毛。」 我邊跑,邊安撫牠說:「沒事,等妳好起來,每天想怎麼理就怎麼理,妳先好好休息吧。」 牠聽完後沈默了一會,才虛弱地回說:「我怕我閉上眼睛,就再也看不到妳了。」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加快腳下的速度,但是我還沒跑到獸醫那裡,牠就不動了。 -------------------- 牠過世那年我才大二。 牠有天突然吃很少又不怎麼動,帶去看醫生後,醫生給牠按摩了一下,回家後牠的食慾又變得很好,本來以為沒事了有點放心,沒想到隔了幾天牠又不吃不喝,最後讓牠住進了醫院。 那是一個冬天的晚上,我練完球,我爸開車來載我。 在車上,他突然吞吞吐吐地開口:「妹妹我跟妳說。」 「嗯?」 「可樂比牠 ... 在今天早上過世了。」 我聽完後忍不住哭了,我爸想裝沒事,但是一直用手去擦眼淚。 「醫生說牠很努力想活下去,很多痛苦都忍過來了,所以牠真的很了不起。」 「嗯。」 在火化前,我見到了牠的最後一面,就像只是睡著了一樣,翻肚躺在冰冷的檯子上。 最後,牠成為了一個小盆栽,現在已經長大到快佔據我家客廳的三分之一了。 其實以前就常夢到牠,只是第一次夢到這種場景,雖然早就釋懷了不過還是會想念,我該繼續睡了。
請輸入密碼

日記本本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