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日記本本

🌙 夢境紀錄|08.05 黑帽子
2018年08月05日(日) 快到鬼月又開始作怪夢。 夢中,我哥這陣子都晚上12點多出門,早上才回家。 有一天,快到12點的時候,他突然問我:「你要不要跟我去個地方?」 我覺得可能可以知道些什麼,所以就答應了。 我哥帶我來到一間倉庫,不過只有外表像倉庫,屋內擺了許多長條形的桌椅,還坐了很多的"人",半透明的人。 裡頭有個男生看到我哥來了,馬上來招呼他,轉頭才發現了我,問說:「帶新人來啊?」 後來我們也一起入座,那個男生開始跟我介紹一些東西,隨著時間漸晚,那些人的樣子越來越清晰,從原本的半透明,快變成了實體。 我仔細看了一下這些人在做的事,就像一群好朋友找個地方休息一樣,聊天的聊天,玩牌的玩牌,都很自在地做著自己的事。 我轉頭找了一下我哥,發現他在跟一個很可愛的女生講話,那個女生頭上還浮著一條像是能量條的東西,大概在60%左右,而且隨著時間慢慢增長。 直到快天亮的時候,我哥才把我帶回家,而那些人也漸漸消失了。 回到家之後我們先睡了一覺,到傍晚才醒來,我哥才開始跟我解釋整件事情的經過。 他說,那些人只是魂魄,只有在深夜時才能出來,而且只有在那間屋子裡才能被一般人看見。 而那個女生是個想投胎的魂,當她頭上的能量條到達100時,她就可以離開這裡。而能量條的增加方式,是與人相處的快樂,還有活人給她的期望。 我哥說他想幫助那個女生去投胎,所以才會每個晚上都去那裡待著,我聽完內心只想說:你這是喜歡上她了吧??? 因為去那裡就等同於要玩整個通霄,所以我都隔幾天才去一次,但也漸漸地認識了那裡的人,也跟第一天見到的那個男生當了朋友。 有一天,那個男生告訴我,那個女生的能量條快滿了,如果明天再來的話,她就可以順利離開了。 我問那個男生說:「你們每個人都有能量條嗎?那怎麼我只能看見她的?你們滿了的話也會走嗎?」 他看著我笑了一下,回說:「大家都有的,而滿了之後當然可以走,但是,也有許多人是選擇留下來的,包括我。」 說完,那個男生給了我一頂黑帽子,我戴上去以後,原本視野中半透明的人都成了實像,可能是類似陰陽眼之類的功能吧。 「這就送給妳了。」男生說。 這天回去以後,我哥就開始盧我明天一定要去,我只是心情很複雜地看著他,因為如果再去的話,那女生真的會消失的哦?這樣也沒關係嗎?但是我還是沒有說出口。 到了隔天晚上,我假裝睡著沒有理我哥,等他出門了以後,我才一個人走到倉庫前,就在猶豫該不該進去的時候,門從屋子裡面被打開了-- 然後我就醒了。
請輸入密碼

日記本本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