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本本

⛅ 天界日記|04.16 渡劫(上)
2021年04月16日(五) 「渡劫???」 「嗯。」禮春面無表情地整理著眼前的一堆公文。 10分鐘前-- 今天又是悠閒的一天,我放鬆地躺在小木屋的床上。 我用手指掐算著4月剩餘的天數,總覺得這陣子日子過得有點慢,或許是因為我太期待未來預定的安排了。 在前段時間,我委託了凡間的專業人士幫忙打造我全新的樣子,一想到可以擺脫這身過於簡樸的衣服,我就忍不住開心! 想到這裡,我隨口和旁邊席地而坐的禮春提起:「欸,我未來會變成一個新的樣子哦!」 「什麼意思?」祂連頭都沒抬,繼續批著眼前的公文。 「就是啊--」我坐起了身,繼續說道:「我委託了別人幫我繪製我的樣貌,祢說過神明的形象會根據凡人的想像而改變的吧?」 「我沒說過,不過事實相去不遠。」 禮春停下了筆,望著我說:「祢說,祢委託的?」 「嗯!我委託的!」 「所以祢準備好要渡劫了?」 「渡劫???」 「嗯。」禮春繼續整理著祂眼前的一堆公文。 什麼東西???話題怎麼跳到這裡來了??? 「祢說的是,會天打雷劈的那種渡劫?」 「......」 禮春看我什麼都不懂,便放下了手邊的工作,和我解釋道:「祢說的那種劫是違反天理時才會出現。神明在改變神體時也需要渡劫,為的是防止蝴蝶效應,同時也會根據神明本身的情況改變劫的強度。」 「哦 ...」我聽完後似懂非懂,接著問說:「那、那個劫,很難嗎?」 「--祢遇過在考試前洩題的考官嗎!!!」 「???」 這句話並不是禮春所說的,我望向聲音的來源,發現門口蹲著一隻白色的小狐狸,牠額頭上還有一個顯眼的紅色符號。 「欸?小狐子?怎麼在這?還說話了?欸???」 小狐子大搖大擺地走到了禮春的旁邊,順勢坐了下來,還用鼻子蹭了蹭禮春的手。 禮春摸了摸小狐子的頭,回答我說:「如牠所說,雖然負責渡劫的不是我,不過劫的內容是不能公開的。」 我看著祂們這一神一狐的互動,莫名有點吃味,隨即跳下床也想揉一揉小狐子軟綿綿的毛,沒想到卻被牠輕咬了一口。 「不要碰我!祢不尊重狐!」 「???」 這傢伙跟在我身邊都學了些什麼話??? 我向禮春投去求助的目光,問祂說:「小狐子怎麼會來天界啊?而且、還會說話了?」 「也許是老君的神力在牠體內久了,讓牠產生了變化,詳細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禮春淡淡地回應。 「哦 ...... 」我看著小狐子已經整隻狐狸窩到了禮春的大腿上,便忍不住問道:「話說,祢們這是第一次見面?」 「嗯。」 「那怎麼 ...」 「祂身上有股令人安心的味道,哪像祢!」小狐子故作厭惡地抽了抽鼻子,「身為神明,還渾身充滿討厭的凡人味!」 「......」 我欲哭無淚,還我那隻只會睡覺的安靜可愛小狐子啊!!! 我決定暫時不理這隻奇怪的狐狸,試圖回到正題:「那我要怎麼開始渡劫啊?還是劫會自己來找我?」 「我會幫祢去稟報給玉帝,待祂分配好合適的劫,祢就會收到通知了。」禮春重新翻閱起祂的公文。 「哦,好的 ...」 總覺得開始有些緊張感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似乎是察覺到我的擔憂,禮春又補了一句:「即使渡劫失敗也不會有大礙,只是維持現狀而已。」 「咦?好、好的!」 「沒錯!頂多是繼續醜下去而已。」小狐子搖了搖尾巴。 「......」 狐狸,閉嘴!

日記本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