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本本

⛅ 天界日記|04.02 太上老君
2021年04月02日(五) 「還是不在 ......」 在把對象鎖定為太上老君之後,我和小文官馬上動身前往祂的住處,只是-- 「祂不在。」小文官望著老君的廟宇說道。 「什麼意思?」神明還可以不在家的? 不對,如果現在有人到我的小木屋找我,我也是不在的啦 ...。 「不知道去哪了,我們先離開吧。」小文官說完,轉身就要走。 我見狀,趕忙拉住祂的袖子說道:「欸欸欸別急啊,我們在這等祂回來吧?」 「......」小文官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只是臉上的表情僵了一瞬。 老君的廟宇外有一座小涼亭,我們便坐在那裡,等著祂回來。 結果這一等,直接等了5天,凡間時間的5天。 因為我在凡間還有事情要忙,所以都是由分靈守在天界,一有空閒才會上來看看狀況。 但是每次我上來,小文官給我的答覆都是:「還沒回來。」 --就這樣過了5天。 這天,我開完台迷迷糊糊地回來天界,想說睡前上來碰碰運氣。 沒想到,這次我聽到的答案居然是:「...... 祂回來了。」 我聞言整個人都醒了,馬上起身來到老君的殿前,開口直接說道:「太上老君祢好!我是醉君,今天來拜訪祢是想來詢問一件事--」 在我興奮地自說自話的時候,小文官也默默走到了我的身旁,並且罕見地低下了頭。 「--請問!祢是點名我飛昇的那位神明嗎?」 話一說完,我本來期待眼前會出現像之前一樣的筊杯,但是沒想到的是,浮現出的卻是一張籤詩。 而且這籤詩和玉帝的不同,它整張紙直挺挺地浮空在我的眼前。 在我想要看清上頭寫的內容時,我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上吉!祢所問的人是一位賢人君子!沒錯!那個人就是我!」 「???」 籤說話了?? 不對,老君這是承認了點名我的人就是祂?? 等等,這也回答得太爽快了吧?? 這龐大的訊息量讓我有些混亂,我下意識就轉頭看向了小文官,而祂則是表情複雜地望著我。 我又仔細盯了這張籤詩一會,才接受了這個事實-- 太上老君就是點名我飛昇的那位神明,同時也是小文官的上級。 內心瞬間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突然有好多好多話想要告訴眼前的這位神明大人。 我稍微理清了思緒,決定先問出我最深的疑惑:「為什麼要點名我飛昇成神呢?」 沒錯,身為一位普通到不行的凡人,我實在想不通老君選擇我的原因。 此時,我面前又出現了另外一張籤詩,並且同樣傳遞出了聲音: 「下下!因為祢大難臨頭,唯有此法才能保祢平安。」 咦??點名我是為了 ...... 保護我??? 我曾經猜想過很多種可能性,只是沒想到居然是這種原因。 不過,這個答案還是沒有完全解答我的疑問,所以我接著問說:「可是,為什麼是我啊?有劫難的人應該很多吧?」 對啊,每天都有那麼多人發生意外,甚至死亡,為什麼唯獨只救了我? 一問完,我眼前又浮現出一張籤詩,但是我還沒來得及看清,那張籤詩便憑空被不明的力量給撕個粉碎。 「???」 緊接著,又出現另外一張籤詩,但是也馬上自我毀滅了。 就這樣重複了4、5次,終於有一張完好的籤詩存留了下來,並且發出聲音說道: 「下下!祢還是別問了吧!」 「好、好的。」 我想起剛才籤詩被撕碎的場景,難道是老君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嗎? 我搔了搔頭,決定往另外一個方面來問:「那我為什麼會成為運氣之神呢?而不是其他種類的神明?」 其實我以前從來沒有去過三清宮,也不知道老君實際上保佑的是什麼,只知道三清道祖是道教最初的神明,還有一派說法是祂們的位階比玉帝還要更高。 這次,籤詩倒是很快給出了答案,它整張紙在我面前扭動了一下,才緩緩傳遞出聲音: 「中平!因為要讓祢屏除對於運氣的私心!」 ...... 居然是修行的概念嗎!?我還以為是因為我運氣比較好!? 我無聲地嘆了一口氣,瞬間想起玉帝當初的提示,便接著問說:「那,小狐子和祢有關係嗎?就是那隻在我身旁的白色狐狸。」 說完,新的一張籤詩又浮現了出來,這回只簡短地說了幾個字: 「上吉!鏡子!」 「蛤?」 我難得聽不懂籤詩在說什麼,馬上求助在一旁掛機許久的小文官,祂在最開始老君承認的時候,就一直處於自我反省的狀態。 祂感受到我的視線,簡單地解釋道:「老君以那隻狐狸為鏡子,觀察祢在凡間的一舉一動。」 「哦!原來如此!」 所以小狐子額頭上那不明的反向S,其實是太極的符號嗎?記得老君的衣服上也有類似的符號。 看來我以後在小狐子面前要謹慎一點了,雖然應該已經來不及了。 問了這麼多問題,我也感到有些疲憊,而且老君對我幾乎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讓我對祂的好感度大幅提升。 「謝謝老君不厭其煩地解答,最後,我想問說,祢對於我未來的各種方面,還有做為Vtuber這一塊,有什麼建議嗎?」 果然,也想聽聽祂的看法啊。 這時,籤詩又悠悠地浮現出來,在我腦中輕快地說了句: 「中平!姜太公釣魚!」 「......」 其實我是姜太公轉世吧???

日記本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