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日記本本

⛅ 天界日記|03.19 玉帝的提示
2021年03年19日(五) 雖然小文官顯然不樂意我去找其他神明詢問,不過祂依然認命地跟上我的腳步。 而我第一個要去拜訪的神明是,玉帝。 畢竟如果連祂都不知道的話,那整個天界可能就沒有神知道了。 我們第三度來到了玉帝的殿前,第一次是為了神力的問題,第二次則是在除夕的時候。 我望著眼前富麗堂皇的廟宇,開口問了站在我身旁的小文官:「我們上次是用求籤的方式,那可以透過擲筊的嗎?」 如果每問一題就要解讀一次籤詩,還真的是蠻耗費心力的。 「嗯。」小文官看來不願意多說什麼,不過還是回答了我的問題。 得到答案後,我便雙手合十,開始詢問了:「玉帝您好,我是醉君。今天前來是想向您詢問一位神明的事情,請問您知道點名我上來天庭的神明是誰嗎?」 語畢,我的眼前憑空顯現出兩個筊杯,接收到重力後掉落在地,發出了鏗答的聲響,隨後,又逕自消失無蹤。 而在它消失之前,我看到它擲出來的是,聖筊。 「玉帝知道!」 我感到又驚又喜,似乎看到了一絲希望,便又接著問說:「那,請問那位神明是您嗎?」 雖然我自己認為機率很低,不過還是要排除一下這個可能性,避免我自作聰明。 問完,這次浮現的筊杯擲出了,陰筊。 「OK!不是不是。」 我信心滿滿,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那,請問玉帝您能給我一點關於那位神明的提示嗎?我真的很想要找到祂!謝謝您!」 說完,這次我的眼前並沒有馬上浮現出筊杯或籤詩,有的只是一股凝滯的空氣。 我不禁想起了天界的匿名制度,會不會其實有規定是讓知情人保密的呢?或是只有本人才能透露? 在我有點猶疑要不要繼續我的找神之旅的時候,眼前終於冒出了像上次一樣的籤詩。 我迫不及待把它接住了,直接遞給了小文官:「那個,祢能幫我看看嗎?」 比起依靠我的解讀能力,不如直接交給祂,相信祂不會曲解神明的意思的。 小文官一語不發,便接過了那張籤詩,隨後,只說了四個字:「就在眼前。」 「什麼?」 「玉帝說,就在眼前。」祂又重複了一次。 對於這個提示,我感到既茫然又困惑,現在在我眼前的,不就只有玉帝和小文官嗎? 但是玉帝說過祂不是,難道小文官就是那位神明?不可能吧?不像啊 ...... 還是祂是指與我很靠近的人事物?可是,我從飛昇到現在也沒有認識什麼人啊? 嗯?等等 ...... 飛昇到現在?唯一有改變的是? 「啊!」我似乎想起了一件無法解釋的事情。 「難道指的是,小狐子?!!!」
請輸入密碼

日記本本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