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吸毒
我從沒想過我會走到這一天。 其實我也不是真的很確定,到底是懶癌末期的正常運轉,還是真的—— 我失去了喜愛的能力。 這是一種病嗎?像是植物再也無法行光合作用,我也沒辦法繼續做我喜歡的事情。 就像是,品嚐一塊曾經最喜歡的提拉米蘇,味道在嘴中化開,然而我卻再也無法為苦味或甜味感動。我只是讓記憶中的味覺在口中重播,卻再也製造不出新的感受。 解決方法是,多跟人相處。可笑的是,社交活動對我而言,實在太累人了。像是水蛭一樣附著在人群中,複製他人的快樂,以為自己也有著相同的快樂。回到家後,面對的是成倍的空虛。 我像是吸毒般,啜飲著氣氛中的熱鬧、癲狂,並以此為偽裝,因為我根本無法接受不會笑的自己。總以為我沒事,我很正常,殊不知中毒已深。 等到毒品帶來的快樂退去,襲來的是無聲的恐慌,心裡不由自主渴求著更多,然而我的體力用光了。虛弱的無法出門,只能像斷了線的戲偶般躺在床上,看著窗外光影變化。 明智點,我不再接近人群,默默的做著日常任務,起床、盥洗、餵貓、去醫院、打工、回家。日子像狂風一樣遠颩,而我在風中找不到自己。 有什麼辦法呢?如此渴望著他人的體溫,卻又害怕深層的獨佔慾不小心毀了他人的生活。我謹慎微小的活著,唯一的佔有是我的兩隻貓,但是一不小心謹慎過頭,連自己都丟了。 我真的已經沒力氣再跟誰笑鬧了,而心卻叫囂著寂寞。當連興趣都失去了,但還有大片的空白等著消耗,我能怎麼辦呢?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