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月 13日的日記
越來越覺得自己是不是不該活著。 在一群愛我的人之中,我只感到冷漠。 我必須假裝快樂、假裝負責、假裝一切都很好,我很認真,我很向上。 我並不。 我壞掉了。我無法給出溫暖的情感,我只會利用同情心,然後再將人捨棄。真是罪大惡極。 也許我該做的,是把貓託付給負責的人,然後找個沒有監視器的鐵軌,然後躺在那裡看天,直到我的頭被碾碎。 有人問過我「生而在世最大的成就是什麼」,我真想回答他:「那就是還坐在你前面跟你聊天。」 天知道我已經快被自己折磨死,因為不能給人麻煩,所以我不能對任何人訴說。你看到了嗎?每當有人在網路上發問如何對待憂鬱症的朋友,最多的回答是「叫他看醫生」和「不要理他」。你看,在折磨自己的同時,我們也在折磨別人。 而我甚至連憂鬱症都不是。 天知道我有多麼玻璃心,我痛恨犯錯,排斥同情,厭惡醜陋無能的自己。 我需要一個擁抱。一個純粹、不帶同情、不帶欲望的擁抱,而我唯一可以擁抱的人,已經死了。 救救我。如果我這樣大聲呼救,一定會有很多人來,但是我依然會死於自己的過敏反應。 我真不該活著。 對不起。雖然我的愧疚依然無法改變什麼。 對不起,我還活著,對不起。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