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7/06/16 無言以對
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對於這樣的自己。 不知道是修養好、麻木,亦或是厚臉皮? 我可以感覺到黑暗試圖煽動著憤怒,在胸口為滾著,卻再也掀不起滔天的浪潮。 越來越感受不到快樂、憤怒、悲傷,甚至是憎恨,鮮明的情緒似乎正在離我而去。詩啊散文啊什麼的,可能再也寫不出來了。 現在剩下的只有厭煩、無奈,還有不願意放棄的一點點堅持。 對於要不要去死的堅持。 「我之所以還沒有去死,大概是因為自卑陰暗的內在,以及極度樂觀向上的外在。」 這句話最近不停的盤旋在腦海中。 正因為自己是如此的死要面子、假正經,所以更不能選擇自殺。這只會讓人詬病,笑著說又是一顆草莓的腐爛。 就算真的選擇死亡,也有各種顧慮跳出來阻攔: 別人會怎麼想你的朋友? 你的朋友會怎麼怪罪自己? 可能不會有人在乎你,但是你留下來的那些垃圾又該怎麼處理掉?送人?多晦氣。 假設真的有人在意你好了,你的舉動又會對那些人造成什麼困擾? 諸如此類的想法,不停在腦中盤旋。 而死法又是另一件麻煩事。 車禍、跳樓之類的靠外力損害造成身體機能停擺的方法太痛,我不喜歡。 而上吊除了痛以外,聽說排泄物會順著直腸一路無阻的外漏,外觀很醜又很難清理,會給室友造成麻煩。 瓦斯或割腕還不錯,昏昏沉沉的睡著後就死了。麻煩的是屍體的後續處理,要怎麼樣準確地讓人在死後才發現,又不至於時間太久讓屍體變得湯湯水水呢? 想著想著,又會跳回遺物處理的問題,母親的那張臉也一直在眼前晃來盪去。 好想死,但是又不能死。 想到最後總是以「活著才是對無能的自己最好的處罰」作結。 心好累。 現在還活著不過是因為還沒去死罷了。 有時候會想著,如果有個能夠讓我放下戒備的人就好了。 可以毫無保留的胡鬧、任性,有人可以討拍,耐著性子安撫。也許我就能因為那個人的存在而重新撿起活下去的動力。 想想很美好,但依然是不可能。 只要是人,怎麼可能毫無保留的接受另一個人呢?就連家人都不可能了。 就算有胡鬧的欲望,還是只能克制自己。因為沒有人會理。真可悲。 曾經以為自己放下了「唯一」的觀念,沒想到還是被束縛的緊緊的,沒有了那個重心,就連睜開眼睛也不想。 只有在握著腦海裡的回憶時,才找到了理由繼續往前走。為了不要讓以前的自己,還有以前的唯一失望。 不要讓人失望,這大概是我目前唯一能夠找到的動力。 儘管我已經讓人失望不知道幾遍了。 再次對自己無言以對。 好想哭,但是眼眶卻又是那麼的乾燥。 如果可以哭得出來就好了。也許發洩了之後,我就能夠把骯髒的念頭洗掉,然後再試一次。 好想哭 好想睡 好想死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