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畢業空窗(I)
在小學六年、國中三年、高中三年、重考一年、大學五年之後,終於要離開學校了。 最近忙碌的事情有是離住了三年的租屋處、還有一些稿子要交,這兩件事情告一段落之後,就是當兵了。前段時間也陸續完成了一些事情,像是和一些朋友說說話、和伴侶出去旅行、辦理離校手續、參與土地迫遷案的抗爭等等。 今天早上整理租屋處以及打包行李時,覺得有些疲倦,於是就停下來看看文章,於是就搜尋了「大學畢業」之類的關鍵字,看了一些文章,這些文章大部分都是在教導應屆畢業生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工作生涯,或是一些職場的提醒。我想起我國小畢業的時候很期待的升上了國中,國中畢業之後也很期待的升上了高中,高中畢業亦是期待的升上了大學, 如同許多人的人生腳本,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有點抗拒,畢業後就是工作生涯。 — 我住的地方恰好在三間學校的附近,但也不是太近,走路也需要大約十分鐘才能到附近的小吃街,而我很久沒有走路去吃飯了,等著過斑馬線的時候,心裡忽然想起過去曾有一段時間,我每天晚上都沿著這條路去吃晚餐,離別的感受更加深刻了。我想起了過去那段時間的朋友,想起了一些人,然而那些人都逐漸消失在我的生命裡,高中畢業之後,僅有少數的機會和那些高中的朋友相聚,大學畢業後,我想這些因為一起做事、一起上課、一起常常走在同一條路上而熟識的人,都會漸漸變得不那麼熟識。人來了又走,走了之後或許來了新的人,也或許就不再來了誰,我一面走,許多人隻身穿過我的身旁,也有些頭髮斑白的老年人們,看著這些人,想起了自己就要離開,忽然覺得很孤單。 孤單的感覺一直存在,而我就是感受著它,直到它消失。轉角處,我忽然有個念頭,離開這個地方,回到高雄,和家人住在一起,好像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 昨天和朋友聊天,聊到關於自己的興趣和天賦,我發現朋友很勇於承認自己認為自己適合什麼,也很勇於承認自己和什麼很相似;但我卻很怯於承認自己,每當我要說出「我很擅長...」、「我很喜歡做...」、「我覺得我是...」的時候,我就會很遲疑,遲疑著:「我真的是這個樣子嗎?」。 或許我需要多一些練習,像是和身邊的人說「我擅長什麼?」、「我很喜歡做什麼?」、「我覺得我是怎麼樣的人?」也可以詢問身邊的人,「你覺得我擅長什麼?」、「你覺得我是什麼樣的人?」 - 我現在的腦袋裡有太多思緒,甚至雜亂到讓我無法整理它們,只好慢慢的,一點點的,把它們抽出來,就算不是那麼整齊也沒關係。 - 我想我在記錄這些事情的時候,首先必須要先能夠肯定自己現在的狀態,並且肯定在身邊發生的這些事情,以及自己的感受,對自己而言,都是重要而且有價值的,否則我就會無法書寫,一直沈溺在一種覺得自己很差,沒辦法好好表達的狀態,結果是:更沒辦法去表達了。 - 感到孤單的那個時候,我會想要趕快把它弄掉,像是去想一些其他的問題,想自己未來要幹麻,接下來要幹嘛,然後就會有一連串的疑問出現,但這些疑問都是建立在不確定的預設上,也就是對於未來的預設,他們既不穩定,也不確定,但透過去想那些事情,我就能忽略孤單的感覺,而取而代之的可能是思考那些假設性問題所帶來的焦慮。或許我可以如此理解:「焦慮是為了讓我忽略孤單,而被我創造出來的情緒。」 或許從這種行為看來,我想我是害怕孤單的。 但是每當我與其他人相處久了,也會想要離開,想要一個人,這樣的行為是否意味著,我渴望孤單呢?似乎不是,和人相處久了,想要離開也可能是基於想要逃離其他人,而我與其他人相處完之後,或是我離開之後,我都在做些什麼?想些什麼呢? 以現在來說,我是一個人,我今天一整天,都是一個人。我在打掃租屋處,打包行李,出門吃飯,累的時候睡覺,滑臉書、看看有沒有人用Messenger或Line找我、晚上寫寫日記。現在的我正在寫日記,我正在試著把我腦袋裡面的想法訴諸於文字,而我現在的狀態像是硬要把字打出來,而不是很順暢的把感覺化為文字,我一邊打字,一邊想著我接下來要打什麼,我的感受並不清晰,有時候甚至趨於沒有感受。 當我出去散步、走路的時候,我的感受或許會多一些,而那些感受卻都是文字,在腦袋裡面的文字,和自己對話,那些不是感受,那些是一些和自己的問答,那些問答沒辦法成為我的感受,我需要另外一種方式開啟我的感受。 - PM 10:02 剛出去外面散完步回來,這次我試著感受我散步的時候在做什麼,並有意識地去意識自己的行為。我散步具有很強的目的性與工具性,例如我會想要在散步的時候嘗試想出些什麼,或是在散步的時候嘗試整理自己的今天,又或者是在散步的時候思考未來,等等各式各樣的事情。總之,我的散步是很工具導向的,這讓我想起,過去我甚至會在散步前想好我散步的時候要想什麼問題,而散步的時候就很專注地想著這個問題。 但今天的散步不太一樣,我嘗試著不要去想什麼事情,而是把專心地看看四周,有哪些我不曾注意到的地方,我發現有我以前從來沒有意識到的大型停車場,也有我沒走過的路,還有一些畫面,忽然深刻的刻印在我的腦海裡,那是一盞路燈以及一顆芭樂樹,在曲折的巷弄裡。我就這樣走著,腦袋裡嘗試放空,但是做不到,雖然我沒辦法說出我腦袋在想些什麼(很像放空的狀態),但是我可以感受到我的腦袋還是很沈重的、這或許意味著,它仍然在進行某種運轉,讓我覺得很疲憊。 - PM 10:09 我決定洗完澡之後,躺在床上想一想過去的故事。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