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银河。

老鼠入侵我家的第三天(家里只剩下一个人还没有看到老鼠呢😏😏😏)
昨天凌晨12点多的时候,我在家后面喝着milo,好悠闲。突然,我的右上方发出了一个声音,我不由的紧张了起来。因为,我和马凯下午在家的时候也听到了一样的声音。然后,我看到了一只老鼠以到着的样子在挂米袋的椅子傍,吓的我立刻放下手中的饼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拿起我的手机。跑啊!我跑去阿妈和阿泞在的那个房间,马凯看我跑得想见鬼了似的,就过来看看我到底怎么了。我一到那个房间就和阿妈说:“我看到了那只老鼠在米袋那里,太可怕了。”我看阿妈好像有点幸灾乐祸的说:“你终于也看到那只老鼠了?”听到后半句就说:“啊,这样的话,它是不是在吃我们的米啊?”马凯问我:“有多大只?”“很瘦,但很大只。”我答复道。阿妈听到这句话就说:“应该是我前几天看到的那一只吧?”“啊?阿爸不是说以经赶走了吗?难道,有两只吗?”我和马凯异口同声的说道。“应该是的。”阿妈这样说。马凯提议说:“有不我们一起去看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好奇心作祟阿妈答应就算了,我居然也答应了。于是,我们三个人以一大两小的准备去后面看看老鼠到底还在不在?马凯和我们说:“它可能躲在柜子底下,一定要有一个人蹲着看它有没有在那里。”于是,我们派阿妈在二号房的门口蹲着看它有没有出现在柜子底下。然后,剩下的两个人一起去看看。然而,马凯唱《红莲的弓矢》我发现他穿着深绿色的衣服,我就说:“你穿的是深绿色的,快点。”就这样我们一走过去,我就突然想起我的milo还没有拿出去。然后,我就快速的拿了我的milo后,就立刻跑了出去还一滴都没有撒。😁 放在外面的桌子后,我就再回去看看他们。没想到没有看到它,不过也算是一件好事。 早上,7点多,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在这个时间点起来。我看到门是开着,[我就在想昨天晚上我应该关门了呀?是哪个混蛋没关门啊?等下那个老鼠跑进来,怎么办?等等,那个混蛋好像是阿爸!啊,算了不管了!]我一边想一边爬起来去关门。我刚爬回我的床上,阿爸就开门把阿妈都吵醒了。我就偷偷和阿妈抱怨:“我刚刚才去关门,现在阿爸还开,真的是哦~”阿爸像一只狗鼻子似的,就问我:“我刚才说了什么?”“没说什么。”我这样反驳道。然后,我和阿妈就彻底的醒了。过了一会儿,连阿泞都起来了,就差马凯了呢!都托阿爸的服呢!🆘(^_^)🆘
請輸入密碼

银河。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