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1月 21日的日記
你知道我很愛碎念。 昨天訪問了很久很久的以前就想好好認識的一個男孩,一個可能跟我成長背景相差不遠的男孩。 說回憶這樣的字眼真的很矯情,但是,是的。 是一切,很多事情就這樣被一個陌生的男孩到了出來。 南。南如果知道我叫她南她會衝上新竹把我殺掉。 我很想她但是還是不要讓她知道我叫她南。 我一直在想,南是不是有猜到我喜歡她。 跟屏聊到九月,她說九月是喜歡我的, 儘管那時候我很白目的逃開他。 九月他到現在還是一樣的很溫暖,我很喜歡的人。當然有改變阿,我不相信九月到現在還是跟以前一樣呆傻。但是我明白他的轉變,就跟說我南說我變很多。 九月很討厭我說厭世的話,他最近越來越常跟我說一些樂觀向上的話,我永生難忘他是第一個請我趕快交男朋友的人。理由是因為九月覺得我壓力很大,他希望有一個人可以好好地跟我聊天。 別傻了。我想這麼跟九月說。 不是有人賠就會好好的沒有壓力。我的壓力真的不是來自沒有人陪我聊天,你看你現在不是就在跟我說話嗎?九月? 你的壓力是什麼呢? 『你對不公的啟蒙是什麼時候?』屏問說。 小四吧 也太早了吧! 那時候我還在訓練,然後教練真的,很糟。 隊教練兇完之後 我無法忘記姐姐說我不禮貌。 我就是不禮貌阿!現在想想,我可能就是那時候很討厭那些規則,很高壓的。 你小時候已經意識到這件事了嗎?高壓的體育界? 沒有,只是覺得很荒謬。不過那是真的,我很憤怒。 『體育界很黑』 男孩把他稱為上善好了。因為上善若水。他長得不友善,但是他是一個我很喜歡的人。也因為他,我開始跟九月聊起久違的天。 我不知道九月考了轉學考,現在回想起來很荒謬。 上大學之後,我有意識無意識地跟人保持距離,一不小心就會走遠。最想做的事情是抽自己一巴掌,想跟大一的我說,要好好用功讀書啊,白癡。還有,真的不要讓九月走掉。 跟九月走遠了,我們越來越不知道彼此怎麼樣了?說不定,如果我沒有聯絡他,我們會等到彼此結婚才發喜帖給對方。在把一些營隊和功課考試報告。所有事情好像都被安排好了,我好想九月。也好想南。 我們待在不同的縣市,生活圈已經不重複了,唯一的聯絡就只剩下手機還有電腦。如果我們都願意的話,我們也可以約出來見面啊!但是沒有。 九月他回了我,跟我說他也很想我,想要抱抱我,問我好不好,跟我說他考了轉學考,朋友圈變了,在夜班打工,遇到好的同事。那天他吃完飯之後回了我,他跟我說謝謝。謝謝我跟他聯絡。我跟他要了地址,跟他說我想寄東西給你。 我想寄一本詩給你啊,九月。 但我一直沒有寫好要給九月的東西。我不知道要寫什麼。 有好多是想要跟九月說。但是其實都是好小好小的瑣事。我跟屏是買了食物。 今天有一隻松鼠站在我面前,我最近要交很多份報告。我覺得組員跟我得想法不太一樣!我有去修一堂很有趣的課喔! 寫在一張很重要的,要寄到遠遠的地方的一張紙上,我必須要很有意義。很深刻,但是我想講得就是這些。 就是很小的,很細碎的。 我總覺得九月必須要好好回應我的瑣事。因為我喜歡聽九月講瑣事。那很溫暖,很像九月跟我住在一起一樣。 但是終究沒有,九月沒有跟我住在一起,甚至我還是沒有把要給九月的東西寫完。 『其實我覺得你很親切是因為你跟我的朋友同一個高中。』 上善他跟九用同一個高中,甚至交友圈是有重疊的, 欸跟你說,我要訪問他耶,他是怎樣的人啊? 不錯啊,但我不算太熟,可是他人不錯。 「我知道他。」 但是九月之後就再也沒有回我了。 上善很好,九月也是。 但是他們都離開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