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月 31日的日記
有人說寫日記能夠抒發心情,不知道我能不能抒發呢。 忙忙碌碌了一年半了,為了所愛的人努力,一值都是我的目標。 放棄自己的想法,放棄自己的時間,放棄所有,只希望能夠賺更多錢。 無奈,每當月初了,每當領薪時,這筆錢都已經是還債用的了。 吃了多久的泡麵我也不了,過了多久只吃饅頭的日我也忘了。 這樣的日子,這樣的生活,早上上班晚上上班,我也過了一年半。 無奈,還是窮。還是不夠用,進少出多。 不知不覺也欠一屁股債,欠家人50萬,欠銀行百多萬。 這樣的人生還能過多久,無奈無人可說。 我相信,我的家人就算自己苦也會擠出最後一滴水幫我還。 但是我不能這樣做,我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所以我不能說。寧死不說。 有時候我在想為什麼不能將賣內臟合法化,如果可以,我肯定賣。 因為我快撐不下去了。 總聽人說負債千萬百萬,鹹魚翻身。 我都懷疑是不是真得。因為我好難翻身。 重感情也是種錯誤阿,我希望我能一直為這兩間公司奮鬥,無奈現在的薪資不能撐住我的生活。 別說車房了,連買一個雞腿便當吃都罪惡感。 但這份感情不允許我換工作。 老婆花錢不手軟, 無奈 誰叫我愛他。 愧對的是父母,我能無法給它們富裕的生活。 看這他們還在做手工,我真的淌血。不肖阿。 愧對的是姊姊,為家人付出總是比我多,我缺錢時總是借我。 老婆啊,可以不要再誤會它們了嗎,我還能撐著是因為有它們撐腰阿。你懂嗎。 我給了自己一個期限,那就是手頭上的錢,也許當我這錢也沒了之後,我的負債會無法還清。 我會選擇離開這世界,我也懷疑我有沒有勇氣自殺,我想詛咒自己意外死也是可以。 最好是家人可以拿到一大筆錢的意外,這樣死也有價值。 我還能撐多久了,朋友,等哪一天我主動約你們時,記得排除萬難也要見上一面喔,因為會是最後一面。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