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蒔蘿山吹

她願意當他的小護士
男孩第一次受傷, 是打破女孩的玻璃杯。 那時女孩在電梯裡遇見男孩和D, 男孩的手血流不停。 女孩故作鎮定,冷靜的問是什麼破了, 醫務室也沒辦法止血, 於是D幫男孩叫了計程車載他到醫院。 女孩和D回到現場,清理血跡和碎片, 男孩打破玻璃後碎片飛濺, 其中一片插入男孩拇指下方的掌心, 傷口有些深,雖然是男孩自己犯蠢, D怕女孩也受傷,叫她別碰,他清就好, 但女孩覺得是自己玻璃杯沒放好, 有些難受。 男孩縫了四針。 男孩第二次受傷,是被蒸氣燙傷, 女孩包了一整袋冰塊給他, 但手臂整片黑了,又是男孩自己犯蠢, 冰敷完,是女孩拿出醫藥箱, 替男孩上藥,包紮,固定, 他說女孩包得很好看。 女孩不想要男孩再受傷, 但如果受傷了, 她願意當他的小護士。
請輸入密碼

蒔蘿山吹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