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蒔蘿山吹

她沒有因為他的調侃生氣
女孩準備離開前, 男孩叫住了她。 男孩:妳等等直接回家嗎? 女孩:沒有,我還沒要回家。 男孩:要出去?跟男生嗎? 女孩思考了一下, 她準備去上課,教室裡有男生。 女孩:是有男生沒錯。 男孩:(笑)是跟P出去嗎? 女孩瞬間明白他在想什麼,微微一慍, 女孩:你不要亂想啦,我是去上課! 隔天女孩一來, 原本坐著的男孩忽然站起來, 鞠躬道歉。 女孩傻在那,背包都還沒卸下, 女孩問J:他為什麼要跟我道歉? J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女孩直接去問男孩, 男孩沒回答,倒是D和K說話了。 D:他昨天調侃妳! 女孩:(笑)我又沒有生氣。 K:可是我和D很生氣! 聽到這,女孩笑了,男孩也笑了。
請輸入密碼

蒔蘿山吹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