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孤獨症患者的自訴
轉眼又是近一年,其實心中早就沒多大的波瀾,自從Study leave 之後,生活彷彿完全沒了動力,只剩下軀殼維持身體運作。 其實不難看得出來,當初青澀的我們,心中或多或少存在屬於自己的秘密,畢業那天,大家沒有多說什麽,也自然而然,將那份情繫於心中。大家夥在中學都有不光彩的事,後悔的事,我也一樣,無異。 日後可能未必能相逢,在偌大的一個環境中,日後大家為生活奔波,其實能再次相逢是命數,應該慶幸,我不知道我為何此時此刻 在鍵盤上打出這類的說話,其實我本身也是個多愁善感的人,過去了的就讓其隨風而去,未過去的就抓緊機會。 我曾天真的認為逃離了學校 就是人生一大喜事,最起碼不必見到那個人——令我尷尬。不然,離開這麽久,念頭反而更深了,我極力不去想那麽多,我知道我雖自命不凡,但是不屬於我的拼命去追也沒用。呵呵,多麼懷念以前的那段時光,時間能沖淡一切,我十分相信,但是現在這種感覺真的不好受,誰又能知道呢?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