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9年8月归家
虽说从未说以文青自诩,但有时总会有些莫名的“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举动,在这个网站开一篇日记亦是如此。这是一个很不错的网站,的确给人温馨且有温度的感觉,当然几乎可以确定这可能会是短时间的唯一一篇,或许下一篇是在修修走的时候把?那时肯定会好好写上几句。 这几日,回到了嘉善的家中,主要是来陪伴爷爷奶奶,本以为会和过去没什么异样,但经过这一年多无拘束的生活后,发现家,现在对我而言,更变成了一种束缚。特别还是这是一个,没有任何认识的朋友,任何过去的回忆的小县城。当然还有生活作息,习惯上的不同。老一辈的循规蹈矩的想法也根深蒂固,每件事都是那么按部就班,几点起床睡觉,吃饭,饭前先喝汤,这些都让我受不了。 对于我而言,我也很清晰的察觉到,每一阶段的我,不论是性情或是待人待物,对生活的理解都大不相同。现在的我,在体验了一年毫无拘束的生活后,内心的另一个真实的自我也渐渐得到了释放,是追求自由,无视所有框架束缚的一个我。现在的我,是想把每一分钟都握在自己手里,尽情展现自己个性,说走就走的自由的少年。在家里安逸的生活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无疑是在浪费我仅剩的大好青春。 今年的暑假,没有去成新疆,多少显得这个假期有些碌碌无为且失败。好在多亏了张小晨学姐的推荐,也已经对下一个假期有了较为确切的规划。但或许还是会去趟新疆吧,毕竟那是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草原、星空、奔驰的骏马、连绵的雪山,这些都是那么让人心神向往。在这先写下明年此时的愿望吧,明年这个时候,修修已去服役一年,乌鲁木齐必是去不得了,或许会是直奔伊犁,那是怎样的画面,此刻实在是难以勾勒,但我相信这会是我一生都珍藏的记忆。这些人与景,都会是一生再无法遇见的。 还有就是重头戏了吧,涠洲岛,这件事多少显得还有些缥缈,那实在也是太远了,而且是真真正正一个人的旅行,对于我个人而言,当然是无比神往,独立的小岛,沿海的小屋,骑着电瓶车便能绕遍全岛。而且义工的身份,也是那么有意思,不是吗?能认识到更多的志同道合的年轻人,的确也是件让人心悦的事情。但是这一趟的旅行,还八字都没一撇,未来的太多变故,谁也说不清。 现在是8月22日,假期竟还有20天左右,明日便会回寝了,怕是短时间,我也不再会有归家的想法了。若是,如上个寒假般,陌生的三人共处一室,也不会有任何归去的想法,但是修修和杰都在,那么我必是归心似箭。嘉铭、杰杰和修修他们三人对我而言,已不是普通兄弟那么简单了,在进入大学后,几乎断了所有高中同学的来往,可能我于他们而言,是众多好友之一,他们对于我,是仅此父母的存在。所以,对于修修从军服役这个决定,我的确是难过不舍了许久许久,但是为了他的前程,这是最好的决定,我本就不该多言。好在明日便回校了,我们还能好好相伴一段时间。 多的也更显得是无病呻吟了,除去划水的军训时间,假期也过了一半多了,对这个假期做个总结,或许也就失败二字可以形容了吧,本来规划的还算是有序,在优衣库的兼职也仅仅只赚到了1300,显得那么寒酸,机票的退票手续费就已花了900,可谓是白白做了这一个月的时间。修修的一顿操作也让我无语,后面必须要好好坑他一顿。不过后面的假期还有一段时间,多少还可以做些弥补,现在我甚至都不愿意去想还未发生的事情了,这个假期实属是有些气不顺,姑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罢了。 这次就先记录到这里了,本想抒发下这几日在家里的烦闷情绪,却毫不意外的又叽哩哇啦说了其他许多别的。姑且到这吧。2019年8月22日,11点19分记。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