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3月 23日的日記
一句"厭惡" 我從此不敢靠近.. 興許是我麻痺了 興許是我愛傻了 興許是我傻呆了 我知道..是妳不愛我了 妳跟我分手了..然後接著姐姐去世了..隔天奶奶也去世了.. 然後我要當叔叔了..再幾個禮拜我要當舅舅了.. 但是屬於我的呢..一樣樣消失了.. 人生阿..像我這樣也著實難得.. 老天根本就是再玩弄我? 所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我看不用了,我承擔不起這種大任.. 放生我比較真的比較直接.. 活著好累..死了卻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 夾在中間..何時我可以因為崩潰而失去一切痛苦了回憶..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