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作文:你好,再見
你好,再見 那天,我坐在公車上,靜靜的聆聽著耳機中傳來的陣陣音樂聲,公車內的嘈雜聲和平靜的音樂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我看到了兩個年紀跟我相差不遠的男孩,上了車。我饒富興味的看著那兩位男孩,他們看似是朋友。他們兩個從上車開始就一直保持沈默,完全對耳旁嘈雜的談笑聲毫無反應。 也許他們注意到我了,畢竟我從他們上車起就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們。這時,那位有著酒窩的男孩轉過頭,對我笑了笑:「嗨!」。而另一位則是在瞥了我一眼後,就看向玻璃,繼續欣賞他眼前的風景。後來,那兩位男孩要下車時,那個看風景的男孩對我說了聲:「你好,再見」,就下車了。在那兩位男孩下車的不久後,我開始慢慢咀嚼那為男孩所說的「你好,再見」,他說這句話只是單純因為好玩嗎?還是另有深意? 我的思想彷彿回到三年前,當我還是五年級的時候,我剛交到了一個新朋友,他的名字叫查理,我不曉得他真正的名字。我是在校園裡認識他的,我跟他不同班,但我是他最好的朋友,因為他也只有我這一個朋友。他說,他在班上就像是一個隱形人,他非常低調,成績普通、課業普通等...... 除了早上的點名以外,你是根本不會去注意到他的。他還說,他很喜歡每次這樣,平靜的跟我聊天,互相分享彼此的心事。當大家都在踢足球、流滑梯、玩鬼抓人的時候,他都自己一個人,靜靜的坐在他最喜歡的斜坡上,看著大家玩。有時,我很想問他,為什麼你不和別人互動?你不會覺得孤單、寂寞嗎? 我們每次談話的主題都是由我決定的,有時是關於最近的電玩新消息、或是新聞上播的奇聞軼事、或是某篇科學雜誌報導的新消息。總之,不管我出的題目是什麼,他總是能馬上做出長篇大論的回應,好像他什麼事情都知道,只是不顯露出來而已。我們每節下課都一直聊得很開心,直到某一天...... 我還依稀記得,我像以往一樣坐在那個斜坡上,輕輕的坐在柔軟的草皮上,等待著他。那天,照樣很多人在操場上踢球,照樣很多人在溜滑梯,一切都跟往常一樣。但,他卻遲遲沒有到來。我開始隱約感覺到事情 的不對勁,我開始在他平常會去的地點之間來回走動。他不在他應該要在的地方,他不在教室、操場、斜坡、圖書館、地下室...... 他不見了!剎那間,我突然感到一點點的憤怒,他為什麼沒有如時赴約?我開始憤怒的拔著草皮上的草,一根根的草被我連根拔起...... 後來大概隔天早上,班上同學轉告我,說他已經轉去別的學校了。我想,當時我的感受,就像在公車上那位男孩所講的:「你好,再見」一樣。我和查理初次見面時,是在班上,我對他說了一聲:「你好」,他也回應了我。後來得知他離開的時候,我輕輕的對查理送我的那枝鉛筆說了聲:「再見,查理」。而我和他的這段友情,就像「你好,再見」中的那個逗號一樣,短暫而深刻。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