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999年6月17日 星期四 天氣 晴
天啊!他果然是魔術師! 傍晚,魔術師先生把窗口開得特別大,有群來路不明的鴿子依序飛進魔術師房間,當他和善地迎接他們停棲在自己肩膀時,鴿子們瞬間又變回原來的色紙,像雪片般紛紛落地。 我不是不會作夢的孩子,但我老早就從大人口中知道魔術只是一連串熟練的欺瞞手法罷了,可是,當魔術師先生揮舞他修長的手指時,就連他周圍空氣也變得優雅神奇起來,而不禁要懷疑著,也許他是個特例,也許世界上真的有魔法。 好事說完了,再說說最近的諸事不順,那個討厭鬼今天又到我家。 我放學一回來,馬上就聽到粗魯的笑聲在客廳格格作響(眼鏡蛇是會走音的笑聲),而電視正在播放當紅的日本卡通。 那討厭鬼就是蘭嫂的孫子,最愛翹星期四的體育課,他每次翹課,蘭嫂只得帶他到我家,哥哥當然不介意,我本來也是,可是那小鬼真的集所有可惡的因子於一身。 「安琪,妳回來啦!我今天叫小明過來這邊。」 蘭嫂趕緊從廚房出來知會我,順便催促小明關電視,我相信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催他作功課了吧! 「妳不要那樣叫我啦!我不是小明!」 他真的很沒禮貌,我進門頭也不抬一下,而且直呼蘭嫂妳呀妳的,沒大沒小。 小明是討厭鬼的小名,偏偏綜藝節目老愛拿「小明被車撞」來開玩笑,所以他特別生氣別人叫他「小明」,我想就算哪天他真的被撞,我的心也不會疼一下。 「安琪,妳今天跟他一起作功課好不好?哎唷…這孩子講都講不聽。」 「好啊!」 哥哥不在,我以一家之主的身份伸手把搖控器拿來,關掉了卡通,小明先是錯愕一下,然後回頭怨怨地瞪我,不過他不敢對我怎樣,畢竟這裡不是他的地盤。 蘭嫂等我們兩人都拿出作業簿,安份地在客廳桌前用功後,她才放心回廚房準備晚餐,哪知她一走,小明馬上從書包裡拿出一本漫畫,大搖大擺地看起來。 十分鐘之後,我停下筆,跟他說:「你再不寫,會寫不完喔!」 「寫不完就寫不完。」他依舊沒離開那本漫畫,吊兒郎噹的態度叫我想把作業本扔到他臉上。 「你寫不完,明天就會被老師罵,你被罵,就會給蘭嫂添麻煩,你好意思給你奶奶添麻煩?」 接下來,好像我上輩子欠了他什麼,他恨恨怒視著我,腮梆子跟青蛙那樣鼓,他為了這個生氣真無聊。 小明粗暴地把漫畫扔回書包,開始用力在簿子上寫字,寫得意氣用事,我懶得再管他,不過,從前遇到這種狀況,他都會嚷嚷著「我爸媽很快就會來接我了,我才不怕呢」,現在,已經沒再聽他那麼說過了,彷彿那兩個人不曾在他生命中出現過,一次又一次的等待落空也會消磨一個孩子單純的信念吧! 稍晚,哥哥回到家,邀蘭嫂和小明一起用晚餐,小明一臉不樂意,蘭嫂只好笑笑地說「這孩子想早點回去休息」,他們離開前,我聽到那討厭鬼任性地央求蘭嫂: 「我要吃麥當勞。」 「哥哥,下次不要再叫他留下來啦!」我忍不住向哥哥告狀:「上次蘭嫂熬一個下午的雞湯給我和小明喝,你知道他說什麼嗎?他說那不是肯德雞,他才不要吃,很過份耶!」 「呵!小孩子都喜歡吃那種東西啊!」 「蘭嫂哪有那麼多錢讓他餐餐都吃那種東西,他明明就是不懂事。」 然後,哥哥自湯碗中抬起頭,意有所指地瞟我一眼:「比起有人偷跑到陽明山又故意跟哥哥唱反調,那孩子是懂事多了。」 輪到我惱羞成怒地嘟高嘴巴,半天說不出話來,哥哥跟小明一樣討厭,他們是同一國的! 晚上,立桓從他房間把一片CD丟過來給我,他說那個樂團的音樂很酷,我悄悄端詳他熱情解說的臉,懷疑是不是男生的本質都有點那麼的壞。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