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999年6月20日 星期日 天氣 晴
我確定男生天生都有壞壞的本質,今天非常確定! 明明是星期天,哥哥還要為公事外出,不過我可以藉機去找錢老師,又偏偏她也不在家,然後呢…我發現這個週末的作業好多,多到超乎我的能力之外! 蘭嫂在外面遇到打球回來的立桓,邀他進來坐,於是我和他一起作功課。 這是他第一次到我房間,不停四處張望,最後下個再普通不過的結論: 「妳的房間很漂亮耶!不虧是女孩子……」 我沒怎麼理他,因為數學作業好難,我的速度因此變慢許多,過了半小時,立桓不安份地扭扭脖子、伸懶腰,然後湊近看我的作業本,不敢置信地叫起來: 「不會吧?妳現在才做完一題?」 我頓了一下,感到既委曲又生氣,寫不出來已經很痛苦了,何必在傷口上灑鹽呢? 哪知他豪爽地說要教我,當然求之不得,儘管到後來我後悔莫及。 當我們認真寫作業,巷口七樓公寓又吵吵鬧鬧地上演全武行,我聽見玻璃摔破的聲音緊接在女人尖銳的咆哮之後響起。 立桓抬起頭,錯愕地面對我,我想我的表情和他差不多,然後他起身走向窗口,因為窗子被打開了,所以那對夫妻一來一往的每句話都聽得一清二楚,今天丈夫的髒話比較多。我也跟上去,好奇嘛!誰叫立桓看得那麼津津有味。 「妳知道那戶人家嗎?」 我說知道,還說吵架是常有的事,立桓一聽立刻幸災樂禍地分享起他的經驗: 「有一次才誇張呢!我放學經過,突然有一個東西從上面砸下來,妳知道那是什麼嗎?」 我搖頭:「是什麼?」 「榴槤,他們竟然扔榴槤下來耶!我還在想天空怎麼會掉下那種東西,就算是墜機也不可能。」 立桓好像說著什麼新奇的事情,我懷疑他怎麼不會擔心那顆榴槤也許會砸傷自己。不過,應該說立桓是個有本事樂觀的人,我就沒有那樣的天賦,連數學的天賦也是零。 過了一小時,立桓幫我檢查做完的部份,他發表評論也就算啦!幹嘛連表情和口氣都作得那麼誇張?簡直跟在市場挑三揀四的歐巴桑沒兩樣。 「唔……不行啦!這個地方不能套這公式,咦?沒有人這樣算的啦!等等,這是什麼東東?」 我的嘴愈噘愈高,惱起立桓的不客氣,就是不會才要請他教呀!他真沒愛心。 「安琪。」 立桓驀然停止傷人的話語,轉向我,將作業本推過來,鄭重其事地算給我聽: 「二十三減六,不是十八,是十七。」 「……」 我抽了一口冷氣,漲紅臉,睜大眼睛瞪他,立桓歪個頭,兀自低喃: 「妳真的是數學白癡喔……」 這男生好可惡喔! 「這樣吧!我幫妳寫。」 「啊?」 立桓天真地嘻嘻笑,指住自己鼻子: 「妳的數學我來搞定,這樣比較快吧!」 「可是…」這不是作弊嗎? 「數學交給我,那作文就麻煩妳囉!」 看著他遞出自己的作文簿,我警覺到事情不單純:「等一下,這是什麼意思?」 「分工合作,不然這麼多作業哪寫得完哪?」 我還瞠目結舌,立桓已經開始在計算紙上書寫,再把答案填入我的習題本中。 男生對偷雞摸狗的事腦筋都動得特別快嗎?不過,哇……他解算術題的速度真是超快的,我看不要二十分鐘就OK了,那…那好吧!分工合作! 長這麼大,這是我第一次樂意做壞事,嘿嘿!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