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999年7月15日 星期四 天氣 晴
暑假一到,那個討厭鬼小明來我家的機會也跟著增多,平時蘭嫂都託鄰居照顧孫子,如果鄰居沒空,小明就會到我家打發時間。 立桓今天也到我家看DVD,他租了「搶救雷恩大兵」,這算是老片子了,不過立桓很喜歡湯姆漢克這位演員,剛好我也沒看過這部電影,他從進門就一直淘淘談著那位了不起的奧斯卡影帝。 「我等一下要看卡通!」 立桓才剛把片子放進去,馬上聽到霸道的抗議聲自身後響起,他起身回頭,看見雙手插腰的小明,然後問我: 「這誰啊?」 「蘭嫂的孫子,到我家寫暑假作業。」 小明一發現他的寶貝電視機有被侵佔的危險,馬上「咚咚咚」從廚房跑出來捍衛,而且搶過桌上的搖控器,氣鼓鼓地聲明: 「我、要、看、卡、通!」 他今天怎麼變本加厲?以前沒敢在我家撒野的,我正想以主人的身份勸告他是立桓先打開電視的,誰知立桓忽然一拳從他頭頂俐落地敲下去: 「排隊,現在先看電影。」 明知道那一拳並不重,可還是嚇到我了,我想小明自己一開始也回不了神,三秒鐘過後,才抱住自己頭頂,「哇」地一聲往沙發上撲,又踢又鬧,不停反覆同一句話:「我要看卡通啦」。 我的老天爺,他今天真的吃錯藥了,好歹這裡也是我家耶!他打的可是我家很貴的真皮沙發喔! 立桓離開電視機,走到胡鬧的小明面前,掄起拳頭,由上往下瞪視登時噤聲的討厭鬼: 「現、在、先、看、電、影。」 很有效呢!小明八成領悟到有個比他還強勢的大哥哥在,只好委曲地抽咽起來,這時蘭嫂從廚房趕來看狀況,我講給她聽,小明趁機跑到外頭去。 「真的很不好意思,這孩子最近脾氣特別壞,我還沒帶他來之前就很擔心他又會無理取鬧,結果真的……唉!」蘭嫂說得很無力。 「他心情不好啊?」 「好像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弄丟了,我也不清楚,從幾天前就一直拼命地找,也不告訴我他在找什麼,找不到就摔玩具,真的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才好。」 看來蘭嫂真的被這小孫子弄得心力交瘁,等她憂心忡忡地回去切水果,立桓倒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那種小鬼別管他啦!這種年紀正好欠打。」 我也不覺得小明那孩子可愛,不過再放任他這樣下去,辛苦的可是蘭嫂。於是我丟下正在認真看影片的立桓,走到門外,發現小明一個人坐在矮階上,真奇怪,他落單的背影看上去比印象中瘦小多了。 「你丟了東西啊?」 我在他旁邊坐下,問。他「哼」地一聲把臉轉過去。 「我幫你找好不好?你丟了什麼?」 他又「哼」一聲,還把頭轉得更接近九十度,算了,我並不認為自己可以擺平他。 「沒人幫你找,萬一那東西一直找不到怎麼辦?」 我信口撐起下巴,等他第三次「哼」過來,沒想到等了快半分鐘,身旁還是靜悄悄的,我不由得掉頭,望見小明一臉擔憂地注視自己鞋子,稚嫩的側臉寫著和年紀不搭調的寂寞。 看來,他弄丟的東西真的十分重要。 「算了,我不要了……」 他小聲嘟噥,我幾乎聽不到,小明緊緊抿起嘴,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 「那是因為你都不跟別人說呀!我沒辦法幫你,你奶奶也沒辦法幫你,光會生悶氣有什麼用?」 我才柔聲教訓他,馬上又被他用力地「哼」一聲。 「哈囉!小朋友,要不要幫叔叔一個忙?」 有個人走到我們前方,似曾相識的聲音,我抬起頭,當下吃驚得合不攏嘴。 魔術師先生!是魔術師先生! 我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他已經彎下身,在小明面前漂亮地攤開一疊撲克牌,笑瞇瞇: 「叔叔要變魔術,先選一張牌,但是只有你能知道,等一下叔叔要猜出你到底選哪一張撲克牌。」 我覺得…這戲法好普通喔!普通得叫我有些失望,我以為他起碼有變出兔子的那種程度。不過瞧瞧身旁的小明,小孩子容易被魔術唬住,所以不疑有他,他興奮地抽出一張牌,然後小心翼翼藏進懷裡。 「你要看看抽到哪一張牌呀!看完之後再把它放回來,對了。」 小明乖乖照做之後,我們一起安份看著魔術師先生熟練地洗牌。他的手指動作真美麗,簡潔俐落,好像真的有魔法在其中繽紛飛舞。魔術師先生也比我想像中還要高瘦,講話的方式非常舒服,輕柔得像五月的風,他平常都這樣四處用魔術逗小朋友嗎? 「好了,來,你聽好,叔叔很厲害,知道你在找一樣東西,現在我一面猜你的牌,一面講出你想要的東西,如果我說中了,那你的東西就可以找回來,好嗎?」 他怎麼會知道小明在找東西?小明的口風向來彆扭得緊,現在發現這位魔術師真的很厲害,所以用力地點頭,而我不禁警戒起來,這個人該不會是壞人吧? 正在猶豫要不要把小明帶進屋子裡時,我和魔術師先生對上了視線,他望著我的親切眼神彷彿已經認識我很久了,散發著溫煦馴良的氣質。 魔術師先生隨手抽出一張牌秀給小明確認,說:「你在找同學借你的漫畫?」 小明遲疑地搖搖頭,於是魔術師先生又拿起第二張牌: 「你在找爸爸媽媽的相片?」 不尋常的答案令我暗暗詫異,我趕緊看小明,小明睜大了喜出望外的眼眸,重重點一下頭,但指著撲克牌說,不是這一張。 魔術師先生對小明微微笑,他的笑容我不會形容,好像瞭解整座宇宙的所有奧秘,並且會為那些事情感到歡喜、感到憂傷,原來魔術師先生是個深不可測的人。 他又說:「不對,因為小明要找的,真的是只是一張照片而已嗎?」 連我都聽不懂他在講什麼,小明更是一臉茫然地面對魔術師先生。 「把照片拿回來就夠了嗎?小明心裡有沒有更想要的?」 然後,小明再次抿起嘴,就是之前那種打死都不透露的倔強神情,不過魔術師先生提醒他,這是最後一次機會囉! 「我想要……」 半晌,他勉為其難開了金口,聲音卻跟螞蟻一樣,我暗暗推他一把: 「根本聽不到。」 於是,小明的頭垂得更低,也把彎曲的小腿抱得更緊,羞澀地放大少許音量: 「我想要…爸爸媽媽回來……」 我愣一下,魔術師先生抽出了第三張撲克牌,遞到小明面前,溫柔嘉許: 「這就對了,想念自己的爸爸媽媽,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啊!」 小明接過撲克牌,驚訝地張大嘴巴,我湊過去一瞧,原本應該是撲克牌的紙,現在竟然變成一張普通相片,裡面有小明的爸爸、媽媽和年紀更小的小明,背景則是在市立動物園裡,他們一家三口笑得很開心。 小明緊閉的心房,任誰怎麼敲門,他都不肯打開,嘿!開門呀!我們想要接近你、疼愛你。那些好聽的話始終被拒於千里之外,魔術師先生卻找到了對的鑰匙,為小明扭曲的心找到一個出口。 他果然是最厲害的魔術師!我抬起頭,卻找不著魔術師先生的蹤影了,他可以把小明弄丟的相片變出來,當然也可以把自己變不見。 那之後,我問過大人關於住在對面那位神秘鄰居的事情,結果蘭嫂說,他是沒有女人緣的單身漢,哥哥則說,他大概是失業分子,沒有人曉得他是魔術師這件事。 我把下午的事講給立桓聽,立桓半開玩笑地瞎猜,他搞不好是定居在地球的外星人。 只有我相信魔術師先生有著神奇的力量。那張原本貼在他房間留言板上的相片,今天已經不見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