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999年8月2日 星期一 天氣 雨
是怎麼開始的呢?會開始注意自己的身高。 想來想去,都是天花板中央那個鈴蘭吊燈的關係。 在說吊燈之前,得先說說在學校發生的事。 哥哥說我可以不用連輔導課都去上,但我還是想參與,一次也好。 夏天的輔導課,同學們心浮氣躁多了,蠢蠢欲動巴望下課鐘響,而何筱琴因此受到影響嗎?她決定在這個炎熱暑假付諸行動。 何筱琴交給我一封信,信封底色是柔和的青草綠,一輛前籃裝滿雛菊的腳踏車泊在純樸的木門口外,乍看是什麼人剛騎著它穿越田野,又像是它等著什麼人和它一起去拜訪山頭對面的老朋友。 「謝謝妳囉!安琪,一定要拿給他喔!」 何筱琴熱切而信任地拜託我時,我不用猜,也曉得那扇關閉的門扉裡是她的告白。 坦白說,代勞這種事挺為難的,然而又想貪圖同儕的友情,我便答應下來。 回家碰到立桓,他一時興起又要「教」我功課,剛好我今天想偷懶,就邀他到房間裡坐。 前幾天哥哥應我要求,買了一個小吊燈給我,是天藍色的鈴蘭形狀,自天花板筆直垂掛,立桓不知情,剛進門就一頭撞上吊燈,「叩」的一聲好響。 「好痛…」 他一手撫摸額頭,一手按住擺晃的吊燈,我趕緊上前探視他發紅的腫包。 「這裡什麼時候有這個東西啊?」 「唔……哥哥說的對,果然掛得太低了喔?」 「當然啊!妳撞不到呀?」 就這樣,我們開始研究彼此身高,相較之下,我們兩人幾乎一樣高。 「這樣比較準,妳看,我到這裡。」 他靠牆站直,將手平放在頭頂,我靈機一動便把貼紙找出來,準確地貼在他身後的牆,輪到我,立桓也同樣為我貼了一張作標記。 我收藏的貼紙全是天使造型,立桓的是藍色,我的是紫色,我的房裡從此有了兩個小天使在比高。瞧瞧那兩個競爭的天使,再看看彼此,我和立桓不約而同相視微笑,沒什麼特別原因,就覺得亂有趣的。 結果,信封上腳踏車的歇息、木門的謬思、何筱琴的告白全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