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999年8月11日 星期三 天氣 晴
昨晚入睡前,我都還氣呼呼的,今天一覺醒來,全身力氣竟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半夜趁著我被記不起來的夢境拖拉走,它便溜出窗外了。 我勉強靜下心拼湊出幾塊拼圖,最後在難耐的情緒下走到窗口,先將窗戶推開一個小縫,房間馬上鑽進細暖的風絮,夾帶柏油路面被曬熱的氣味,今天是個大晴天。 當窗子全部推開,我不禁怔然望著對面緊閉的窗,這才發現自己其實不是要尋找力量趁夜出走的痕跡,而是對面熟悉的人影。 蘭嫂替我送牛奶進來,見我呆呆的,於是說: 「昨天很晚睡喔?不然怎麼今天賴床到中午啊?」 晚睡也是原因之一,另一個因素也許是生氣,生氣讓人容易疲倦。 下午,錢老師遲到了將近十分鐘,她不曾在家教課遲到這麼久的,我步出房間,循著說話聲朝樓下探去,聲音的主人一個是錢老師,一個是哥哥,客廳核桃木桌上擺著瓶瓶罐罐的花草茶葉。 「哪有人一口氣買這麼多茶葉回來放呀?又不是要囤積乾糧。」 錢老師不吐不快地吐槽,哥哥也不甘示弱,霸道地要她克盡本份就好。 「我想聽的不是這種沒建設性的意見,是因為妳對花茶有研究才想問問這些貨的品質怎麼樣,我可不想讓安琪喝壞肚子。」 「哈!我還在想你什麼時候改走氣質路線啦?原來是想討安琪歡心。」 「誰叫妳常常請安琪喝茶,害她也上癮了。」 「是,是。」錢老師隨手揀起一瓶茶罐,一面尋找標示的原產地,一面經驗老道地說:「這種事急不來,應該要多多去各家的茶店嚐嚐不一樣的花茶,久了,自然就有心得了。」 「我哪懂得什麼茶店,還是請妳帶我見識見識好了。」 哥哥這麼一說,錢老師打住反覆翻轉茶罐的動作,思索片刻,只將圓溜溜的大眼睛抬移到鏡片中間的位置: 「你這是…在邀我嗎?」 「唔?」哥哥真奇怪,也跟著她定格,使得快要完成的領帶結又慢慢在胸口前鬆了開來:「邀妳?」 「你剛剛那樣說,不就是在邀我嗎?」 「呃…這個……」 不敢正視錢老師的哥哥有點手足無措,看起來笨笨的,他平常不是這樣的。 錢老師趁哥哥不注意的當兒,淺薄的唇角蕩開了淘氣的笑漪,然後又被她刻意收斂起來: 「如果是的話,我倒是無所謂喔!」 「啊?」 「反正暑假我閒得很,可以充當你的指導老師,不過你要請客。」 哥哥先是詫異地注視她跩得可以的神態,直到逮著錢老師再忍不住的會心微笑時,這才動手將領帶重新打好,抬起頭,快樂地接受: 「請多指教。」 我真不懂,怎麼錢老師和哥哥的爭鬥總能愉快收場?而我和立桓難得一次的吵架卻演變為難受的冷戰。 「怎麼了?」 錢老師奇怪我忽然停筆不動,我卻不希望這時候有人問我「怎麼了」,那根本不能用三言兩語就解釋得清楚。 「我不會。」 「不會?」她又看看題目,肯定剛剛才教過我:「哪裡不懂呢?公式還是換算?」 「……都不會。」 錢老師拿住原子筆的手擱在桌面,我斜盯著細長筆桿沒什麼動靜,卻猜得到她雪亮的目光一定看出我說謊的端倪,所以暫時把功課擱在一邊。 「安琪,是不是發生什麼事?要不要告訴我?」 錢老師真的很漂亮,隨意束髮的優雅側影純潔地倒映鏡中,越過她,我也照見自己纖薄的影子,長髮梳起稚氣的公主頭,垂披在淺藍襯衫上,看起來好小。 「我可不可以跟妳一樣?我覺得自己好像長不大,時間前進不了,一直停留在十五歲。」 過了這個暑假,立桓就要成為高中生了,而我還在國中部,365天前也是。 「怎麼會這麼想?量過身高沒有?我覺得妳長高了,身材修長,很有當模特兒的料喔!」 「我還是想跟妳一樣。」適合待在哥哥身邊的不是模特兒。 「跟我一樣有什麼好?」她撐起頭,雲淡風清地凝視我:「快三十歲了,還是孤家寡人,一事無成,連男朋友都拱手讓人了。」 這樣有什麼不好?男朋友走了,換來哥哥的關心和呵護。 「錢老師,妳會喜歡哥哥嗎?」我還是問了。 她先愣一愣,對我困惑地皺起眉頭,當我說了什麼笑話而迸出笑聲。 「康先生?他呀…如果我是他妹妹,一定愛死他了。」 錢老師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希望她是認真回答我,因為我就很認真聽進她的答案。 錢老師離開之後,我站在房間中央,仰望高懸的鈴蘭吊燈,開始繞著它轉圈,腳下輕飄飄的關係,我愈轉愈快,沉浸在一陣暈眩、起飛的快意中,門開了,我一骨碌撲跌到哥哥懷裡。 「安琪?」哥哥扶捧住站不穩的我,問:「妳在玩什麼呀?」 我的腦子和感官還在天旋地轉,沒辦法說話,卻因為豁然開朗的喜悅而笑個不停。哥哥帶我下樓吃飯不忘叮嚀我少看綜藝節目,免得把節目中不好的遊戲學起來玩。 依照我的推理,錢老師不是哥哥的妹妹,所以她不會愛他。 哥哥的妹妹是我,而我很愛哥哥,很愛很愛。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