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999年9月11日 星期六 天氣 晴
病房裡來了稀奇的訪客,蘭嫂帶著小明來探望我,小明理了一個簡單的平頭,個子依然瘦小,但眼神比前堅靭多了。說起小明,我聽哥哥說,因為空出了家教時間,錢老師義務性地來盯緊小明的功課,她規定小明暑假期間每天要到她家報到,漸漸,小明的作業每天都能準時交齊,我還聽說,他原本想讓人呼他一巴掌的那種銳氣被消挫不少。 錢老師正在數算小明的進步,突然手一拍,叫道:「對了,對了,蘭嫂,有一件事一定要告訴妳,小明的班導跟我很要好,她昨天拿小明的作文給我看……」 「啊─!」 一聽見「作文」兩個字,原本安靜坐在一邊的小明驚恐地大吼起來,瞪住錢老師,不准她再講下去,錢老師哪會理他,擺擺手: 「哎唷!你不要吵!蘭嫂,妳一定要看。」 錢老師興沖沖從皮包拿出一張稿紙,我只瞄到「我的志願」這題目,整張紙一下子就被小明搶去,他惱羞成怒的臉變得紅通通的。 「喂!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啊?」 錢老師起身要搶回來,小明索性飛也似逃出病房:「怎麼可以隨便看別人的作文啦!」 我和蘭嫂都一頭霧水,尤其是蘭嫂,以為小明又調皮搗蛋,緊張兮兮追問錢老師到底是怎麼回事。 錢老師說:「班導覺得小明的作文寫得很有意思,就拿給我看,我背一段給妳聽。小明說,他現在要用功讀書,將來才可以念大學,賺大錢,等他有了很多很多錢,他要拿來孝順奶奶,要幫奶奶買一件漂亮的旗袍,掛在新光三越三樓櫥窗裡的那件,他說奶奶上次帶他去逛街,看了那件旗袍好久,可是他們都知道現在還買不起……」 錢老師還唸到一半,作文就停了,她失措地望著蘭嫂,我見到蘭嫂手摀著嘴,老淚潸潸而下,她不太哭出聲音,但說不出一句話,就是一直掉眼淚,錢老師上前拍她的背,她抹抹臉,破涕為笑,反覆地說: 「那孩子乖,我知道那孩子很乖……」 蘭嫂半捲半直的中長髮總是盤成髻,黑的、灰的髮絲就像是白芝麻與黑芝麻的餡摻在一起,為了不妨礙她工作,她的衣袖幾乎隨時都是捲上的,露出比一般人更通紅更粗糙的手,現在,她掌心飽滿的硬繭接住滴滴淚水,豐盈了她跟中秋滿月一樣的笑容。蘭嫂在我們家幫傭多年,今天我才第一次這麼仔細打量她的堅強與美麗。 我的眼眶燙燙的,反而因此看見許多珍貴的東西,小明想要孝順奶奶的心情、蘭嫂不求回報的付出、錢老師一個旁觀者的安慰、還有我滿滿的感動。 今天不是聖誕節,卻是奇蹟降臨的日子,而我看見了生命的可愛。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