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8斤發現

光的亮肝
Hikaru是光的意思 像是進藤光、之類的 牠是隻原本胖胖的,有點脾氣但是在家裡卻被另一隻貓毆打的中長毛虎斑白底家貓,長得有點像挪威森林 4月才幫牠做了健康檢查,血檢都意外的很正常 7月掉了兩公斤又被我遇到。 這個月明明跟自己說好閃飄躲讓自己休息一下的,結果該來的還是來了 主人還是一樣,看起來像從垃圾堆走出來的歷史老師,一樣溫和,帶點頹廢 好險不是預期中的可怕DKA,肝卻是爆炸了,血也是該死的貧 然後又是我跟主人的天人交戰 我:該不該踢走他?但是好死不死今天是星期五晚上,已經沒有最好踢最信任的阿墜門診了 明天又是研討會週末,很多醫院都休診 因為沒有地方可以踢,所以我還是用了偏向在這裡治療的語氣跟他報價了。 接著是主人對於我的報價的驚呼,以及被某個未知愛媽操控的猶豫 最後他果然如我預期般的,永和人都希望動物待在自己近的地方,他選擇留在這裡治療。 然後我彷彿看到接下來幾天累得不成人形的自己,沒有參加研討會看起來腦袋空虛瞎忙的自己。 晚上很果決的我們放了食道餵管 謹慎,順利的,確認插入了食道。 今晚就平安的過去了,雖然也是搞到七晚八晚 然後就是一連串的,寡尿、利尿劑、貧血、配血、輸血的週末 牠也是一樣的看起來厭世,但是滿乖的,灌食都很配合,沒有給我亂吐 阿墜也是一樣的很情義相挺,沒有他我根本一隻住院都顧不了,技術就不用說了,達成兩個人放貓血的成就(血貓的手用童軍繩綁在桌子上) 他也是很重要的精神支柱跟置身事外的討論對象,在優柔寡斷的我不知所措時可以讓我有盞明燈 然後沒多久我就發現了,飼主病發。 愛上牠,願意為牠赴湯蹈火,牠變糟我就會焦慮失措,牠變好我就會擔心牠變糟 第8天牠吐了第一次,之後兩天就是崩潰亂吐,然後我又病發,逼主人帶他去台大急診照內視鏡 第10天,發現那個懷疑在幽門的亮亮異物原來是胰臟上面的鈣化 還好主人沒有殺我,害他多花了1萬5,雖然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可能還是會做一樣的決定,只是好像應該可以先掃個echo 術後主人帶牠回來,等可以吃飯的時候再讓我教他們使用食道餵管 看到他平安無事我快哭了,飼主病發。我好想牠。我的Hikaru。 情不自禁地摸摸牠,親密地斥責牠 然後牠順利的出院了。接著就是主人要很努力,牠也要很爭氣的讓主人能夠照顧得了牠。 當然key帳的時候我還是很故意的少key超多,又再次陷入了: 1.柯醫師會不會發現? 2.主人會不會感謝我? 3.憑什麼我要賺那麼少? 4.主人會不會還是覺得很貴? 5.這樣真的對嗎? 的崩潰複雜情緒裡 但是我還是希望配合醫療的主人,那些我愛上的動物,都能夠兼顧生活,好好的讓牠後續能夠有更好的治療跟回診追蹤的機會 回到家擁抱家裡的壞丁跟阿虎還是讓我好感動~~~~
請輸入密碼

8斤發現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