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尊屬的洗衣籃
雖然你與家人一起生活, 但你的髒衣服總會自己洗, 亦有自己尊屬的洗衣籃。 有天, 我問友人(即他的姊姊):「髒衣服放廁所內的洗衣籃嗎?」 友人答:「可以,你也可以選擇放在那裡(指住你的洗手籃)。」 「神經病!我不會。」我笑著說。 在你洗衣服時, 我想起這件事,告訴了你, 你說:「你可以啊。」 「不太好吧。要你幫我洗衣服,總覺得怪怪的。」我皺著眉說。 你用理所當然和天真的表情,直直看著我的眼睛問道:「我幫你洗衣服有什麼問題?」 然後一抹微笑。 我面都紅了,心跳加速, 我強忍臉上的笑容,但跟本不管用, 我臉紅紅,帶住笑意回避你的眼神, 說道:「不知道啊‥」 我想你是看到我這尷尬得不得了又甜思思的表情覺得很好玩, 你還不心息的問道:「害羞嗎?」 我甜甜的笑著走向你背後, 雙手依靠著陽台,把頭放在雙手上, 望著黃昏的天空, 自然的岔開話題, 問:「樹木後面看到海景嗎?」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