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重色輕友
他是我的中學同學, 我們在中學聚會時再遇上, 當時他跟女友說是分手了。 就這樣聊他的感情狀況然後變熟悉的。 我們相處非常舒服,天南地北的話題,什麼都能聊。 每天都在whatsapp裡聊天, 由感情狀況到政治取向, 由起床的一句早晨(可能是晚上7點)到睡覺前的一句訓啦柒頭, 每天都有淊淊不絕的話題。 跟他吃飯看電影,即使大家不說話也不覺尷尬。 我們經常聊天到太陽出來, 他會跟我說「出來吃早餐,你請!」 每次我都會回應「我請有什麼所謂,你來接我啊」 就這樣,他會駕車接我,早餐我請。 但他永遠都會賴皮說叫我自己回家, 或是回程時跟我開玩笑說送我到小巴站, 「我不管!你駕車送我回家!」 他都會屈服,我心裡總覺得他只是說笑,他不會讓我自己回去的。 但可能他真的覺得很煩,不想送我,我也不排除這個可能性。哈哈 有時他心情不佳時, 我會渾身不自在, 他還好嗎?在煩什麼?我能幫上忙嗎? 不!他需要空間(其實只是在打遊戲機),想說的話他會跟我說。 心裡不斷告訴自己不要去打擾他。 但又很想跟他聊天。 終於他說話了。 我立刻放下心頭大石, 簡單問侯一句,然後又繼續一些無理頭對話。 有時他會跟我說「又發作了」(情緒問題) 我會暗暗自喜他跟我坦白自己的情緒,願意跟我傾訴。 我在你心目中還是有點地位的麻。我這樣想。 但另一邊又會擔心他的精神狀況。 相反,如果我心情不佳, 他第一句就是 「現在打電話給你好嗎?」 無何否認,我是感到很窩心的。 有一次,我發生了都頗嚴重的事, 他二話不說 「我陪你囉」「明天真的不用陪你?」「你真令人擔心」 這太感動了吧! 最後,我還是讓他為我做一件事, 雖然只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只要那天他出現了,就能完全任務。 當時的情況,只有他能為我做, 以他是最適合的人選。 他答應了。 在等待任務日這段期間, 間中也會聊到他的感情狀況, 我口中叫他放下,但心中知道他不捨, 而且極有可能復合。 言談間得知, 他的前度是個控制狂, 不能接受他有異性朋友。 因為尊重,所以他接受。 我亦送了個尊稱給他「重色輕友」。 離任務日大概3天前, 他不主動說話了, 我心裡覺得他是有點不同了, 應該是我敏感吧… 因為想找點話題, 我特意提醒他別忘了任務日, 他只是隨口說 「當然了!是幾點鐘?」 然後又回復安靜。 他生日剛過了不久, 我預備了禮物,他是知道的。 任務前一天我又嘗試去打開話題, 跟他說任務日那天我會送他生日禮物, 因為想得到回應的機會大一點, 所以刻意用問題型式作結尾, 「要我幫你預備紙袋方便你拿走嗎?」 其實跟本不需要問, 先預備了,用不著就丟掉啊,多簡單。 不出所料,他已讀不回。 這幾天其實我心情非常不安, 明明好好的,到底怎麼了? 我做錯什麼了嗎?說了什麼話他不高興了嗎? 我多心了還是他發生什麼事了? 終於到了任務日當天, 他出現了! 謝天謝地。 這幾天的變化令我緊張得不得了, 在等待他的幾分鐘裡, 我在想,還能像之前那樣自然地聊天嗎? 他出現在我眼前,坐在我旁邊, 我們面對面,我强裝鎮定地和他對答, 但其實心跳得很快, 還好,他表現自然,有說有笑, 我也冷靜了下來,不再緊張。 他跟我說了一下近況。 太好了,我們還能像之前一樣。 和他在一起我感到很放鬆。 離開時,我有點不捨, 想爭取多點時間見面聊天, 所以我撒了點嬌,說想去吃糖水, 他支吾以對,我知道,他不想。 我也不勉強他, 「不了…待會有點事情。」 有點事情…這樣啊… 感覺是隨口拒絕了,連借口都賴得想。 之後幾天,他都不主動說話。 一句起兩句止。敷衍,冷淡。 關心他,他說沒事。 問他是復合了嗎? 已讀不回。 和他約定了見面, 「明天離開後能一起吃飯嗎?」 「不了…之後有點事情。」 又是有點事情。 不意外,那天, 他失約了。 我忍不住打了篇千字文給他。 內容不外乎追問到底發生什麼事, 和訴說這段期間我的感受, 某程度上我是需要發洩一下情緒。 還有提醒他顧慮一下別人感受。 所謂的單方面「攤牌」。 因為他又是巳讀不回。 首先是擔心, 擔心他是不是情緒出什麼問題了。 然後是生氣, 生氣他為什麼就這樣漸漸消失,漸行漸遠,一個解釋都沒有。 之後是難過, 難過是覺得自己在他心目中原來這麼可有可無。 最後是失望, 對自己處理關係的能力以失望。 當初因為他感情出問題, 所以拿我來打發時間,分散注意力, 令他不那麼難受。 是這樣嗎? 一個月後, 從朋友口中得知他到了日本旅行, 和「前度」。 真相大白的一刻我輕鬆了不少, 起碼知道問題不是我。 所有的自責說是得到釋懷。 但心裡充滿疑問, 為什麼不大方承認復合了? 他有苦衷嗎? 難道他以為我喜歡他所以怕我傷心?(什麼狗屁?) 怎麼把這樣簡單的事情弄得這麼複雜? 他認為我是個不懂體諒別人的人嗎? 他是多重色輕友難道我不清楚嗎? 五個月後, 間中我也會想起這個舊朋友。 由當初很生氣, 到現在轉為心淡,失望,失落。 已經不會生氣了,因為知道他有苦衷。 體諒他,是我唯一能做的。 但我真的不捨。 不想失去一個難得的好友。 某天, 我都忘了當時我那來的勇氣, 我在whatsapp叫了他一聲, 他沒讀沒回, 我想,他不會再跟我說話了。 就這樣,我睡著了。 醒來一看, 電話屏幕顯示著他的名字, 「Hi」 我當下腦袋一片空白。 還是有點人性。我心想。 但我沒即時回覆, 因為我不知要說什麼好… 想了一天, 「我們什麼時候能做回朋友?」 發送鍵按下去。 然後馬上關閉屏幕,放下手機。 我知道他不會即時回覆的。 「你想呢?」他說。 我坦白訴說著 「在我心中你一直是我的好朋友, 只是你不想繼續而已。」 我不斷追問究竟發生什麼事, 「還能像之前那樣做朋友嗎?」 「心裡能。」 還好,他還有把我放在心上。 「復合了吧?」 「對。」 啊…終於承認了。 然後幾句真情剖白後, 我告訴他我的近況, 他回到了從前的態度,那個我認識的他, 我以為,我們還可以像從前那樣相處。 「不要頻密的找我。」 只是一天, 他就給我下達命令。 我心裡一沉, 知道回不去了。 「那我以後不找你了。」 用一個揮手的符號作結尾, 看上去像我不在乎似的。 我不想令他感受到我的失落與失望。 我不是要他感到內疚。 但我心裡有多難受他永遠不會明白, 我亦不需要他去明白。 他為什麼這樣做我清楚不過, 我也不想產生任何不必要的誤會。 我體諒他,但這種被拋棄被遺棄的感覺是多難受。 為他掉過幾次淚, 當晚,是最後一次。 最近做了一個能分析內心深處的感情關係狀態報告。 裡面大篇幅的提到,被拋棄被背叛被遺棄。 啊…原來這種感覺能影響我這麼深, 自已都察覺不到。 很多情緒原來深深埋藏在心裡, 影響著我們,以本人是不自覺的。 一次就能影響那麼深? 不,因為不止一次……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