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過往經驗中富有溫度的生活體驗
上一年暑假,我與學姐跟隨著學校到北京玩了快十天,那些天裡,我曾與朋友搭上了黑車,被晃悠了好多錢,也曾在長城被一群人插了隊,當時那種好氣好急的心情還是可以從記憶中抽取出來,甚至回到了車上,還氣洶洶地打開手機,開始記錄從排隊到最後被插隊的過程,描寫那些鉅細彌遺的小細節,回頭閱讀的我覺得有點哭笑不得,但我也在北京感受到了陌生人出其不意的溫暖。 那一天下午,我們剛逛完了故宮,一路上鏡頭不是對準著朋友,就是對著著不知道是有意還無意擋住鏡頭的大陸人,出了故宮,熙熙攘攘的人群漸漸消失,已到達故宮閉館的時間,我在旁邊的小店買了些古代仕女的繪畫明信片,喝了點老師送的運動飲料,故宮已不再有人出入,只餘一輛輛汽車開出大門。 我背著沈重的相機提議:『不如我們找個人幫我們拍大合照吧!』 忘了哪一位朋友說:『不怕相機被人拐走嗎?』 在異國他鄉,總是害怕從沒發生過的事,我說:『找手上有相機的人就好啦!』 我們最後瞄準一位帶著傻瓜相機的年輕爸爸,當時他為他的女兒拍攝與故宮的合照,年輕媽媽在一旁笑看著女兒耍寶搞怪拍照,當我走上前詢問後,那位爸爸豪不猶豫且非常熱情的同意了,他用著拍攝他女兒的姿勢,幫我們這群觀光客拍照,他幫我們拍完一張後,自言自語說著故宮無法拍全,並蹲低了身子再試一次,結果故宮招牌被擋住了!我和朋友都不約而同地半蹲了,最後那位爸爸的手幾乎是貼著地板的幫我們拍了好多照片!結束後,小孩好奇地看著我們,年輕媽媽笑著點頭,一家人就這樣離開了。 他們是溫暖的一家人,那位爸爸拍照的動作,讓我想起我那愛拍照的媽媽,我媽媽會說著:『小孩子很好動,非常難拍,所以要蹲低身子,跟著小孩子前進才可以拍到好照片!』那位爸爸是不是也常常筋疲力盡的跟著小孩子跑,又會在多年過後,說出類似的話,看著好久以前的相片,轉頭對自己的孩子滿足的微笑呢?這樣簡單的小事,想像著之間的相同與相關,會讓我小小的開心一會! 另一個浮現在我的腦海中,讓我覺得有溫度的畫面,卻是當我獨自一人,賴在床上的時候。 那是一間足夠讓一個人好好生活的小房間,從2015年租下它起,我想著,等我在台北開始工作,成為忙碌的大人時,我也還是會住在這樣的一個小空間裡,小房間裡除了所需的生活用品外,地板上也慢慢堆起了等待紀錄的手札回憶,紙製品裡,充斥著去台南找弟弟時的火車票、去參加攝影展時留下的票根、探訪龜山島時蓋下的印章的紙,還有許多旅行途中寄給自己的明信片,桌旁放起了我喜愛的專輯,還有嘴饞時的茶包與小點心,牆上則是在書店買下的海報,還有許許多多的異國明信片,床頭旁也擺放起了一直沒時間閱讀的書籍與雜誌,以及我一眼看中的!寬大而敞亮的對外窗! 我是個容易賴床的人,總是凌晨時分入睡,在早晨捨不得從床上爬起,尤其當身軀全然放鬆的偎在床上,聽著窗外細小的鳥聲,以及偶爾匆匆溜過的車聲,當張開眼睛的時刻,瞥見空氣中閃耀著緩慢移動的塵埃,在眨眼間,好像它會黏在睫毛上,成為一小段翅膀輕輕晃動,和煦的光束也好似在棉被上行光合作用,或許當我掙扎著移動棉被時,會發現上面有小小的芽苞與還未深入棉被裡的根,那樣獨自一人的早晨,卻也是讓我感到好溫暖的時刻,不只是實際感受到的溫暖,還有心理緩慢萌芽的一些小悸動,有溫度的過往,不一定要有其他人的參與,獨自一人的小片刻,也可以是暖和著自己的理想時分,我不需要別人的打擾,不用在意他人的眼中,我可以只是躺在床上,在心中想像一切,感受自己創造出的小小天地,以及那緩慢卻堅定透出的溫暖。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