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從恐怖變搞笑的夢
做了一個不知道該說是恐怖還是搞笑的夢 ...... 我夢到我回新竹外婆家,一路上都可以感受到有一個女鬼在跟著我。是一個穿著打扮像日本人形的女鬼,一頭黑色直長髮、公主切,穿著妖異的大紅色和服。她總是會出奇不意地現身,但夢裡的我每次都能很巧妙地移開視線,裝作沒看到她,不搭理她。 晚上我和姐妹們一起去逛夜市,說笑到一半,突然街上的人都消失了,姐妹們也不見了,偌大的街上就只剩我一個人。頭頂上的裝飾燈忽明忽滅,場面靜的連一根針掉落在地都能聽清,就好像剛剛的熱鬧全是假象 ...... 我突然驚覺不妙,衝回家去。 快到家門口的時候,看到門口有鬼影閃過,家裡一片漆黑,沒有開燈。 一進家門,我看到小表妹倒在客廳沙發上,我把她抱起來,發現臉上有一塊像胎記的黑斑在不斷擴大,很明顯,小表妹被那個鬼附身了。 這時候媽媽突然出現,問我怎麼玩到半夜才回家?我都快急死了,讓媽媽快把其他人叫起來!可媽媽好像看不見我懷裡明顯不對勁的小表妹,還在罵我,讓我快點去洗洗睡。 這時小表妹突然抬頭,臉部表情已經不像人了,是那個女鬼。女鬼用尖尖的嗓音問我:「妳怎麼辦吶?妳要怎麼阻止我?」 我看著她囂張到不行的臉,突然不慌了,一手掐住她的脖子,一手托著她的屁股,淡定地坐在沙發上。 女鬼錯愕:「妳幹麼?」 我非常淡定:「等日出。」 女鬼尖叫:「不用啊啊!放開我!」 我淡定地指揮我媽:「媽 ~ 日出還有幾小時,我們一起來讀聖經吧!」 我媽聽到「聖經」二字就瞬間回神了,再也不是那個被鬼控制的死樣子。 我的夢瞬間又變得很熱鬧,媽媽讀經還不夠,還想唱讚美詩。讚美詩很好聽,但是中間夾雜著女鬼「不要啊不要啊放開我」的哭喊聲,就,變得很搞笑。 然後我就醒了。 醒來後覺得自己好了不起,特別帥氣!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